欢迎访问内蒙古区情网
您在: 内蒙古区情网 >> 方志园地 >> 志书导读 >> 志书导读 >>
 
《呼伦贝尔盟志》
作者:徐媛英    方志园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7215    更新时间:2014-12-16    

《呼伦贝尔盟志》(上、中、下册)  19996月,由呼伦贝尔盟史志编纂委员会编纂、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主编程道宏、徐占江。志书下限1989年,采用术述、记、传、图、表、录等体裁,以志为主,辅以图表,共61卷,450万字。

 

中国北疆明珠

呼伦贝尔盟得名于呼伦湖和贝尔湖,属内蒙古自治区的辖区,在自治区的东北部。呼伦贝尔盟位于东经115°31126°04,北纬47°0553°20,东西630公里,南北700公里,总面积25.3万平方公里。南部与兴安盟毗连,东部与黑龙江省相依,北和西北部与俄罗斯接壤,西和西南部与蒙古国为邻。

呼盟辖13个旗市,即呼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盟行署所在地草原城海拉尔市;全国重要陆路口岸城满洲里市;农业区扎兰屯市、阿荣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林业区牙克石市、额尔古纳右旗、额尔古纳左旗、鄂伦春自治旗;牧业区鄂温克族自治旗、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右旗、陈巴尔虎旗。旗市下辖2个矿区(满洲里市辖扎赉诺尔矿区、鄂温克族自治旗辖大雁矿区)、62个镇、57个乡、37个苏木。

1989年,呼盟共有35个民族,总人口2510098人,少数民族人口占14.2%。全盟平均每平方公里9.92人,但人口分布密度差异较大。牧区每平方公里2.92人,林区为7.86人,农区为22.03人,海满二市为169.5人。

呼盟社会和经济文化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呈现出七个显着特点:

一是历史悠久。远在一万多年以前,古人类“扎赉诺尔人”就在这里创造了呼伦贝尔的原始文化。从春秋战国到清代两千多年的时间里,这方土地成为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成长的历史摇篮。东胡、匈奴、鲜卑、室韦、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在呼伦贝尔或交替游牧,或转战割据,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文化积淀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尤其是在公元1世纪,游猎于大兴安岭北部的鲜卑拓跋部首先南迁大泽(今呼伦湖地区),继而入主中原,在今大同、洛阳一带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掌握国家政权的北魏王朝。呼伦贝尔又是蒙古民族的发祥地。蒙古族的先民蒙兀室韦于唐代就在额尔古纳河东岸狩猎游牧。公元12世纪,成吉思汗以呼伦贝尔为武库、粮仓和练兵场,完成了统一蒙古诸部的大业,继而南下西进,创建了横跨欧亚两洲的蒙古帝国。

二是地域辽阔,三区分明。呼盟总面积25万多平方公里,大兴安岭呈南北向纵贯中部,形成三大地型单元和经济类型区。岭东农区为低山丘陵与河谷平原,海拔200650,土壤以黑土为主,耕地面积占全盟的2/3,盛产大豆、玉米、水稻;岭西牧区为驰名中外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海拔600800,草原总面积1.2亿亩,地势平坦,水草丰茂;中部大兴安岭山地为林区,海拔8001700,主要树种有兴安落叶松、白桦、柞树、樟子松等。

三是边界漫长。呼盟地处边境地区,边界线总长度1685.82公里,其中中、俄为1010公里(水界920公里、陆界90公里),中、蒙为675.82公里。有铁路、公路、水路与俄、蒙相通,沿边有5个旗市、13个城镇。

四是多民族聚居。1989年呼盟有人口251万,由蒙古、汉、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35个民族组成。其中少数民族人口35.6万人,占总人口的14.2%。在少数民族人口中,蒙古族18.89万人。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3个少数民族自治旗都在呼盟。此外,内蒙古自治区共有16个民族乡,其中12个(到1998年底为14个民族乡)在呼盟。

五是自然资源丰富。呼盟自然资源种类多,数量大,分布集中,易于统一规划和大规模开发。呼盟草原、森林、农田、水域、煤炭以及有色金属等资源,其人均占有量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六是经济类型多,大企业覆盖面广。呼盟的农、林、牧、渔业俱全,工业、乡镇企业、流通产业、交通邮电均形成一定规模,对外贸易独具特色,旅游业发展方兴未艾。境内中央、自治区直属的2个林管局(内蒙古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林业部大兴安岭林业公司)、2个农场局(海拉尔农牧场管理局、大兴安岭农场管理局)、3个煤炭矿务局(大雁矿务局、扎赉诺尔矿务局、伊敏河矿区)、3个铁路分局(海拉尔铁路分局、伊图里河铁路分局、加格达奇铁路分局)等大企业都是无围墙企业,覆盖全盟13个旗市,其经济和社会生活自成体系,相对独立。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施业区总面积达10.6万平方公里,有林地面积8万平方公里,活立木蓄积量6.6亿立方米;所属县团级企事业单位47个,林场120个,林业人口54万,职工近30万人。海拉尔和大兴安岭2个农牧场管理局有县团级农垦企业60个,总人口15.7万,职工近8万人,经营耕地面积425.7万亩,占全盟的1/3

七是气候严寒。呼盟是中国纬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寒温带和中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特点显着。全盟年平均气温为—52,其中:中部林区—5-2、岭西牧区—30、岭东农区02。无霜期最长的地区120天,最短的仅为40天。部分地区极端最低气温在—40以下。历年极端最低气温为—50.2。牧区枯草期长达7个月。居民生活采暖期长达7个月。

呼盟试验区建设随着国家沿边发展战略的实施,其优势日益显示出来。

一是地缘和口岸优势。呼盟与俄、蒙山水相连,面对的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是俄罗斯电力、煤炭、森工、冶金、化工、机械等工业生产基地之一,直接相邻的赤塔州是俄罗斯的自由经济区;面对的蒙古东方省正值实施开放政策的时期。三方经济的互补性很强,经贸发展前景广阔。以东北经济区为依托,在国家计委规划的《东北地区经济发展规划要点》“三带一区”格局中,呼盟占据重要地位,是对俄、蒙沿边开放带的重要地段,也是中西部资源开发的重点地区。呼盟处于东北亚经济区的中间部位。当前东北亚地区互补性的经济结构和相对和平的环境,使该地区成为国际合作的热点和世界未来经济发展最有希望的地区之一。这为呼盟发展广泛的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创造了良好条件,使呼盟成为东北亚国际贸易重要的集散地。由于历史的原因,中、俄、蒙三国人民在长期的交往合作过程中,保持着紧密的友好联系,为促进和加强国家之间、地区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与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横贯呼盟的滨洲铁路与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直接相连,构筑了第一个欧亚大陆桥。呼盟除拥有全国最大的满洲里铁路口岸外,还有黑山头、室韦、阿日哈沙特等陆路口岸,海拉尔航空港口岸也建成使用。在对外开放中,呼盟的地缘特点使其处于经济发展的有利地位。

二是资源优势。呼盟自然资源丰富,有人赞其富集的状况为“东农西牧中间林,遍地煤炭和金银”。

全盟土地总面积3.84亿亩,可分八大类,二级分类共42种类型,人均占有土地152亩,远远超过全国、全自治区的人均占有量。

辽阔的土地主要为森林和草原所覆盖,林地和草地占全盟总面积的92.96%。

大兴安岭林区有林地面积1.44亿亩,疏林地面积2337万亩,灌木林地面积150万亩,森林覆盖率38.3%;森林活立木总蓄积量8.85亿立方米。全盟森林资源占全国的9.3%,占内蒙古自治区的93.6%,自治区号称“东林西铁”中的“东林”主要指的是呼盟大兴安岭。有林地和林木蓄积量仅次于黑龙江省,居全国第二位。原始森林主要树种为兴安落叶松、樟子松、白桦、黑桦,次生林主要树种为白桦、黑桦、蒙古柞、山杨。全盟柞树林面积为2500多万亩,为发展养蚕业和人工培植木耳提供了有利条件。

呼伦贝尔草原天然草场总面积1.49亿亩。多年生草本植物组成呼伦贝尔草原植物群落的主体,草原植物约1000种,隶属100科,450属。天然草场可分为八大类,主要为山地草甸草场、丘陵草甸草场、平原丘陵干旱草场、沙地植被草场、低地草甸草场。一、二等草场占草场总面积的53%以上,草质好,产量高,适于发展多种畜群结构的畜牧业。1989年全盟牲畜274万头(只),折合460多万只羊单位,仅占草场理论载畜量的1/3

全盟可垦宜农土地资源为4000万亩,主要分布于嫩江西岸、额尔古纳河东岸和草原与林区的过渡地带。可耕地土壤以黑土、暗棕壤、黑钙土和草甸土为主,土质肥沃,自然肥力高,有机质含量一般为47%,高者达811%。1989年全盟已开垦土地925万亩,占宜农土地资源总量的23%。

已探查到呼盟各类矿产达40余种,矿点370多处。其中57处矿点已经探明,主要为煤炭、铁、铜、铅、锌、钼、金、银、铼、铍、铟、镉、硫铁、芒硝、萤石、重晶石、溴、水泥灰岩、天然碱、熔剂用白云岩和玛瑙等21种。这些矿产,除煤炭、水泥灰岩、萤石和芒硝、金等已着手开采外,绝大部分尚待开发利用。在矿产资源中,储量最大的是煤炭,已探明全盟含煤面积1.7万多平方公里,储量为334亿吨,预测远景储量8001000亿吨,占东北经济区的一半,为东三省储量总和的1.8倍,集中分布在海拉尔盆地及其周围地区。有色金属铜、钼矿的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玛瑙矿的储量居全国之首。

呼盟水资源总量为286.6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资源量272亿立方米,占全自治区地表水资源量的73%,为全国的1%;地下水资源总量为14.6亿立方米。全盟人均占有水资源量为1.14万立方米,高于世界人均占有量,为全国人均占有量的4倍多。全盟有可供利用水产养殖面积达412万亩,占全区可利用总水面的65%。全盟河流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为246万千瓦,流域面积在1000平方公里以上、装机容量在500千瓦以上站点的可开发水能资源装机总容量为150万千瓦。此外,还有维纳河、神泉山、灵泉等矿泉水资源。

呼盟有“野生植物天然博物馆”之称。以大兴安岭林区为主,全盟有野生药用植物、野生果品植物、野生油料植物、野生纤维植物、野生淀粉植物、野生食用植物等500多种。其中芦苇面积77万亩以上,年产芦苇20万吨,是重要的造纸原料;越桔、笃斯越桔等野生浆果年生长量约1200万公斤,是制作果酒、高级饮料及果酱、蜜饯的优质原料;属木本油料植物的榛子面积600万亩,年产50250万公斤;食用菌年产5万公斤左右;蕨菜、黄花菜等天然绿色食品产量可观,畅销国内外。

呼盟有野生动物400种左右,占全自治区70%以上,其中受国家和自治区保护的有30多种,有些属珍稀兽禽,主要分布于大兴安岭林区和呼伦贝尔草原。按经济价值可分为毛皮、药用、肉用三大类,野生毛皮动物主要有水獭、旱獭、黄鼬、猞猁、赤狐、紫貂、貉、沙狐、貂熊、香鼠、艾虎、狼、水貂、松鼠、雪兔、驼鹿、驯鹿、马鹿、黄羊等;药用类野生动物有黑熊、马鹿、驼鹿、驯鹿、麝、狍、狐狸、黄鼬、黄羊、獾等;禽类有丹顶鹤、白鹤、灰鹤、白鹳、黑鹳、大天鹅、小天鹅、凤头麻鸭等。

呼盟的旅游资源有湖泊、山峦、草原、林海等自然景观,还有独特的民俗风情和历史文物古迹。主要的人文景观有扎赉诺尔人头骨化石、鲜卑旧墟石室、元代古城、金代边壕、辽代古城遗迹等。已开辟的有以海拉尔为中心的草原景色旅游区,以满洲里为中心的国门、草原、湖泊旅游区,以扎兰屯为中心的风景旅游区,以牙克石为中心的森林旅游区。此外,还开展了赴俄罗斯、蒙古国的跨国旅游。

三是政策优势。党和国家对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关心照顾,自19881月批准呼盟为全国第一个少数民族地区经济体制改革试验区的试点单位后,陆续批准建立一些一、二类口岸,为呼盟参与沿边开放战略铺平了道路。随之,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又相继给呼盟下放了相当于省级的管理权限,并制定了关于支持呼盟扩大经济管理权限的一系列优惠政策。所有这些,使呼盟在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中有了较大的灵活性和自主性,加之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形成了呼盟较强的政策优势。

悠久的历史

远在旧石器中晚期,至少在二、三万年之前,便有人类活动在海拉尔河流域,在扎赉诺尔蘑菇山一带发现了他们打制的石器工具。被鉴定为蒙古人种的“扎赉诺尔人”,一万多年前在呼伦湖一带繁衍生息。

自公元前200年左右至清朝,呼伦贝尔草原以其丰饶的自然资源,孕育了中国北方诸多的游牧民族。中国着名的历史学家翦伯赞曾这样赞誉呼伦贝尔草原:“呼伦贝尔不仅现在是内蒙古的一个最好的牧场,自古以来就是最好的草原。这个草原一直是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出现在中国历史上多数游牧民族:鲜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都是在这个摇篮里长大的,又都在这里度过了他们历史上的青春时代。”“呼伦贝尔草原不仅是古代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而且是他们的武库、粮仓和练兵场。他们利用这里优越的自然条件,繁殖自己的民族,武装自己的军队,然后以此为出发点,征服内蒙古中部和西部的诸部落或更广大的地界,展开他们的历史性活动。”

呼伦贝尔最初见诸史籍的民族是东胡。公元前209年,强大起来的匈奴族征服东胡族,统一了北方草原,呼伦贝尔地区属其三部领地之一的左贤王庭辖地。这时,以狩猎为业的鲜卑族居住在被史学家称为“中国历史上一个幽静的后院”的大兴安岭深山密林中。

公元1世纪,活动在现鄂伦春自治旗一带的鲜卑拓跋部“南迁大泽”(即呼伦湖),在呼伦贝尔草原上的海拉尔河、伊敏河、根河和呼伦湖等地安家落户,由狩猎业转向游牧业。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不断发展壮大并取代了匈奴的统治,建立了强大的鲜卑部落联盟。公元4世纪,鲜卑拓跋部从呼伦贝尔出发进入中原,建立了北魏王朝。

公元59世纪,鲜卑人的余部室韦部落和突厥、回纥、黠戛斯、乌古敌烈诸部落相继角逐,占据呼伦贝尔,并在海拉尔河、乌尔逊河、克鲁伦河一带开辟农田。

公元1012世纪,辽代的契丹族、金代的女真族先后征战和统治呼伦贝尔,在岭东和岭西留下了数座辽代古城和两条绵延数千里的金代边壕遗址。

早在辽、金统治之前,蒙古诸部即在呼伦贝尔悄然兴起。公元8世纪,生活在额尔古纳河流域的成吉思汗先祖蒙兀室韦部,迁移至斡难河、克鲁伦河、土拉河的发源地肯特山区。12世纪,当成吉思汗登上政治舞台统一蒙古草原时,又打回呼伦贝尔,在这里打了几次大的决定性战役,最后统一了蒙古高原。从此,北方草原上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强盛的、极富生机的民族——蒙古族。蒙古帝国建立后,实行“领户分封制”。1214年,成吉思汗将呼伦贝尔草原的一部分地区分封给他的大弟拙赤·哈萨尔(今额尔古纳右旗黑山头古城便是他的故城),一部分分封给他的二弟合赤温·额勒赤及德薛禅家族,一部分分封给他的三弟帖木哥·斡赤斤(今鄂温克族自治旗辉河古城为其故城)。元朝建立后创立行省制。1288年,诸王封地纳入行省,岭西地区划入岭北行省和林路管辖,岭东地区划入中书省泰宁路和辽阳行省北辽东路。元朝覆亡后,先后游牧于呼伦贝尔草原的是元顺帝的后裔和成吉思汗大弟的后裔,归附后金。

自唐代蒙兀室韦游牧在额尔古纳河流域算起,1300多年以来,蒙古族一直是呼伦贝尔地区的主要民族。

清朝建立后,由蒙古、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人组成的布特哈八旗兵、索伦八旗兵、新巴尔虎八旗兵勇猛善战,为防御沙俄入侵、巩固边防、保障驿站交通、维护边疆安宁做出了突出贡献。

呼盟地区特别是岭西地区,由于它所处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地理位置,在近代历史上,成为国际斗争的敏感地区。

1689年,《中俄尼布楚议界条约》签订后,中俄两国东段国界基本确定,但沙俄并未放弃进一步侵吞中国领土的野心,呼伦贝尔一直为其觊觎的地区。沙俄一面放纵或唆使其边民偷越额尔古纳河到中方领土私采砂金、割草、种地,一面经常派士兵越界寻衅,挑起事端。1885年,漠河至吉拉林沿线共有采金者1.3万人,其中俄人就达9000多人。他们成立了“采金事务所”,企图永霸采金权。

1896年,沙俄与清政府签订中东铁路合同,攫取了中东铁路修筑权。铁路营运后,其经营权为沙俄所独揽,成为榨取中国人民血汗的钢铁管道。铁路沿线各站点均划为铁路附属地,附属地内实行俄国法律,由俄人充任董事长的“理事会”管理,俨然成为“国中之国”。在铁路修筑时和营运后,由沙俄资本家直接经营的多家伐木公司大肆砍伐大兴安岭的天然林木,掠夺原始森林资源。1902年沙俄在扎赉诺尔建立煤矿,至192422年中,其获利等于全部投资的55倍。

1900年,沙俄作为八国侵华联军之一,出动17万军队镇压中国义和团的反帝爱国斗争。其侵略军西路军攻入呼伦贝尔城(海拉尔),肆意烧杀抢掠,连同呼伦贝尔副都统公署在内的所有房屋几乎全部被烧毁,档案、粮食、银两被抢掠一空,沿边卡伦尽毁,近3000人惨遭屠杀。从此,沙俄掠夺呼伦贝尔森林、煤炭、黄金、渔业等资源更加肆无忌惮,边境一带有边无防,俄人可任意越境往来。

1911年秋,沙俄乘中国爆发辛亥革命之机,策动呼伦贝尔上层贵族统治者发动叛乱。19121月,额鲁特总管胜福带兵攻占海拉尔,宣布呼伦贝尔“独立”。1915年,中俄签订《中俄会订呼伦贝尔条件》,将呼伦贝尔地区(今岭西地区)定为“特别区域”,使呼伦贝尔成为直辖于中国中央政府的自治领地。直到1920年“特别区域”才得以取消(史称呼伦贝尔第一次独立)。在9年的“独立”时期,沙俄与其控制的傀儡政权呼伦贝尔自治政府签订了50多项伐木、采矿、开垦、渔业等合同和协定,从而获得了各种特权,沙俄商人和资本家更加疯狂掠夺呼盟资源。此期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为沙俄筹办军备军需物资的商人垄断了海拉尔、满洲里地区的食品、皮毛等市场,呼伦贝尔的黄金、木材、煤炭、水产品大量地流向俄国。

1917年冬,俄国发生社会主义革命。1918年初,英、法、美、日等十几个帝国主义国家对之实行武装干涉,出兵西伯利亚,呼伦贝尔成为他们出入俄国的通道和麇集之处。19171922年,沙俄军官谢米诺夫和原中东铁路总办霍尔瓦特组织所谓的“远东政府”,勾结帝国主义,以呼伦贝尔为根据地,反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满洲里和海拉尔地区一时几乎成了“军人城”。191768月,受日本侵略者支持的以复辟清王朝为旗号的巴布扎布、色布精额匪帮窜入呼伦贝尔地区烧杀劫掠,各族人民倍受骚扰欺凌之苦,许多人枉死非命。

1917年末开始,大批俄国人携家赶畜越界迁到呼伦贝尔的中东铁路沿线和额尔古纳河东岸的三河地区。其时,满洲里4万人口中就有俄人3.5万,海拉尔、牙克石地区有俄人1.52万,额尔古纳河沿岸有俄人1万左右。这些人长期在此生产、生活,直至19541955年大批回国。

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统治东北地区的奉系军阀张作霖,深恐外蒙古“赤化”呼伦贝尔,于1927年下令禁止同其贸易,对苏联也高度戒备,贸易往来几近禁绝,致使呼盟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受到严重制约,经济形势空前萧条。

19287月,呼伦贝尔青年党以中蒙边界地带的罕达盖为根据地,发动蒙旗民众,以武装斗争形式争取呼伦贝尔自治,后来被东北军派兵镇压、招抚(史称呼伦贝尔第二次独立),呼伦贝尔人民又一次遭受战火之灾。从19297月起,因为中东铁路路权问题,中国东北军同苏军在中苏边境发生武装冲突,双方有数万兵员参战,战事长达4个多月,殃及包括满洲里、扎赉诺尔在内的整个中苏边界地区,苏军占领海拉尔1个多月。这次战争,呼伦贝尔地区边卡尽毁,边事尽废,经济和社会发展陷入严重困境。

日俄战争后,满洲里、海拉尔被列入东北地区16个对外开放商埠之中,从此日本政治、经济势力开始对呼伦贝尔地区进行渗透。1922年,日本在海拉尔、满洲里设领事馆和特务机关,许多日本人到海拉尔、满洲里经商、游历,实则搜集情报,为日后侵略做准备。日本大特务寺田利光就曾以“国际运输株式会社嘱托”为职业掩护,在海拉尔活动多年。震惊中外的“中村事件”核心人物中村,也是从海拉尔出发活动的。到1932年冬日本侵略军占领呼伦贝尔地区时,仅海拉尔的日本商户就有60多个。日本帝国主义者把以海拉尔为中心的呼伦贝尔地区视为对抗苏联的前哨阵地,修筑海拉尔筑垒地域(地上地下工事),全面实施法西斯统治。

193959月,在呼伦贝尔与蒙古人民共和国交界的哈拉哈河地区,爆发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战争——诺门罕战争。这场由日军蓄意挑起的同苏、蒙军的大规模军事冲突,历时135天,双方投入兵员20多万,死伤6万多人,最后以日军战败求和而告终。

19458月日本侵略者投降至19465月苏军驻呼伦贝尔期间,苏军试图把呼伦贝尔地区(岭西地区)建成一个“缓冲带”,支持原伪兴安北省省长额尔钦巴图等成立了呼伦贝尔地方自治政府(史称呼伦贝尔第三次独立)。后来,在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和统战政策的感召下,呼伦贝尔自治政府于19481月撤消,正式归属内蒙古自治政府领导。

由于呼盟在国际斗争中所处的特殊地位和其民族地区、边境地区特点,历来就为中央政府所格外关注。清朝初期,呼伦贝尔地区和布特哈地区均直属于中央政府理藩院管辖。1743年改由黑龙江将军管辖,设副都统衔总管衙门。清末和民国时期,呼盟地区实行旗、县分治制。东北沦陷后期,撤兴安东、西、南各省,唯保留兴安北省设置。19534月成立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区行政公署时,虽明令撤消呼纳盟,但在实施中却被保留下来,盟政府继续发挥管理职能。

50年代末期,呼盟行政公署成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19881月,国务院批准呼盟为经济体制改革试验区。从此,呼盟开始走上探索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道路。

 

经济社会发展历程

清末以前,呼盟岭西地区主要以蒙古族逐水草放牧的草原游牧畜牧业为主,茫茫草原除几座喇嘛庙外,几乎无固定建筑物,即使军政合一的八旗官员公署驻地也只有几座蒙古包。岭东地区为达斡尔族、鄂温克族有少量开垦耕种和定居游牧、渔猎地区。额尔古纳河右岸边卡哨所也有少量农田。额尔古纳河中下游沿岸,有俄人入境盗采黄金。占全盟土地总面积60%以上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只有不足千人的鄂伦春人游猎于北部。历史上的呼盟地区,部落间纷争不断,战乱频仍,生产手段落后,完全受制于天的农牧渔猎经济极不稳定。

20世纪初,呼盟开始资源开发和建设现代产业,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近半个世纪中,呼盟经济和社会发展突出表现为三个特点:

1.盟外人员大批移入,农牧业经济发展迅速

1909年,全盟总人口为3.7万人,至1936年达到19.7万人,1947年达到27.5万人。清政府实施放荒招垦政策之后,山东、河北等地一些汉族农民进入呼盟岭东地区和铁路沿线垦荒耕种。1917年后,大批俄罗斯农牧民涌进滨洲铁路沿线和额尔古纳河东岸的三河地区,从事农牧业生产。此时,呼盟的农业很快形成了“两边一线”(嫩江边、额尔古纳河边、铁路沿线)的分布格局,成为与畜牧业并立的两大产业之一。光绪三十三年(1907),西布特哈地区有耕地28万亩,1930年达到59万亩,1946年达到188万亩,粮食产量达到1.17亿公斤。

俄罗斯人的连年迁入和19223000多名布里亚特蒙古族牧民移住呼伦贝尔草原,使呼伦贝尔草原牲畜总量大增。同时,他们带来了优良的牲畜品种和新式生产工具,生产方式也发生较大改变,城镇郊区型畜牧业得到发展。光绪三十二年(1906),呼伦贝尔草原上的大小牲畜为38万头(只),1925年达到190万头(只),优良种畜三河牛、三河马和锡尼河牛、锡尼河马也从这时开始培育繁殖起来。此后,由于战乱和被掠抢,1946年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牲畜减少到70万头(只)。

2.地上地下资源遭外国列强掠夺

近半个世纪中,呼盟的资源和矿藏遭到沙皇俄国和日本侵略者的残酷掠夺。1898年开始修筑中东铁路,俄国人就取得砍伐铁路两侧各17.5公里内林木的特权。之后,俄商又经清政府官员批准兴办林木公司,开始砍伐大兴安岭纵深地带原始森林。20年代,俄人每年从铁路运出木材34万立方米,仅20多年时间,便将滨洲铁路沿线和绰尔河沿岸的森林砍伐殆尽。沙俄还乘1900年“庚子外患”之机,于1912年同呼伦贝尔自治政府签订了林、矿、渔、垦等50多项合同,其中渔业达40多项。19171919年,沙俄以武力夺取额尔古纳河右岸金矿的开采权,到日俄战争结束的7年间,共掠采黄金1.3万余两。

1932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呼盟,把呼盟视为反苏前哨和全面侵华的战略后方,实行法西斯统治,大肆掠夺呼盟林、煤、金、渔和农牧业资源,为其侵略战争服务。日本侵略者将呼盟林区划为3个经营区实行垄断经营,实施大规模掠夺式采伐,推行“剃光头,拔大毛,高伐根”的毁灭政策。14年间,仅从牙克石一带林区就掠夺木材1000多万立方米,毁坏森林9000多万亩。日本侵略者于1932年成立“满洲采金会社”,统辖额尔古纳河畔的采金业。19331945年,不断扩建扎赉诺尔煤矿,共采煤234.3万吨。日本人还垄断呼伦湖渔业,19391943年每年捕捞量为40005000吨。日本侵略者把呼盟划入其东北军粮基地之中,以“开拓团”的方式实施大规模移民垦殖,几年间共移住呼盟近万人,其中从日本本土移入5382人。他们还通过农牧产品“出荷法”,大肆征取和廉价强购粮食与畜产品,以供其军需。

3.城镇经济一度发展较快

1905年日俄战争后,局势相对稳定,海拉尔和满洲里被划入东北16个开放商埠之列,以日本为主的德、美等国商人开始进入呼盟地区。1907年,满洲里设立海关。一年一度的新左旗甘珠尔庙会越办规模越大,成为中、俄、外蒙古的交易盛会。在商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与外蒙古和内地以商品流通为主的运输业也发展起来。由于城镇人口猛增,以饲养奶牛为主的城郊畜牧业随之出现。额尔古纳河沿岸因采金人增多,建起一些小镇。特别是1914年后,受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俄国人和其他外国人大批进入滨洲铁路沿线城镇,山西、河北、山东的商人和手工业者来此经商谋生者日益增多。海拉尔、满洲里、扎兰屯、博克图、牙克石等地的商业、饮食服务业、金融保险业以及小型手工业、食品加工业得到较快发展。1926年前后,海拉尔手工业作坊发展到100多家,每年参加甘珠尔庙会的海拉尔商户高达300户。东北沦陷时期,日本法西斯在经济上实施高度垄断与“配给制”,民族经济一派萧条。

19458月日本侵略者投降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呼盟地区逐步建立了人民政权,进行民主改革,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得到贯彻、执行,民族团结不断加强,经济迅速恢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呼盟的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取得了很大成就。特别是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和1988年进行试验区建设以来,呼盟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有了长足进步,发生了巨大变化。

纵观40多年呼盟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大体可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19491957年,其间经历了三年国民经济恢复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这个时期,顺利地完成了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公有制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比较顺利,速度也较快。8年间工农业总产值增长1.73倍,递增13.4%。社会总供给与总需求之间、重要经济部门之间,比例较为协调,经济效益也较好。

第二阶段为19581962年,即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由于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片面追求所有制形式上的“一大二公”,分配政策上大刮“共产风”,再加上高指标、瞎指挥和经营管理上的混乱,严重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同时,由于三年自然灾害,造成国民经济发展受挫,比例失调。五年间工农业总产值下降12.1%,粮食产量下降39%,木材产量下降25.2%,乳制品产量下降54%,农民收入下降8.1%,职工年平均工资下降17.5%。全盟国民经济发展受挫,人民生活遇到严重困难。

第三阶段为19631965年,即三年国民经济调整时期。三年中,国民经济在纠正错误中发展,工农业总产值每年平均增长7.2%,市场状况和人民生活明显好转。

第四阶段为19661976年,即“文化大革命”时期,也是执行国家第三个和第四个五年计划时期。“文化大革命”严重破坏了民族政策,损伤了民族团结,阻碍了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十年间全盟工农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速度仅为2.7%,劳动生产率明显下降。1976年同1966年相比,粮食亩产减少24.5公斤,木材产量减少16.3%,乳制品减少35.4%。全员劳动生产率由1965年的5987/人,降低到1975年的4409/人,下降26.4%。

第五阶段为19771989年。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面拨乱反正,实行工作重心、向现代化建设转移,呼盟进入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崭新时期。12年来,通过从农村牧区首先开始的国民经济体制改革、对外开放政策的实施以及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全面贯彻落实,实现了呼盟经济和社会发展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二个最好最快的时期。1989年同1977年相比,全盟工农业总产值增长133.7%,年平均增长11.14%。人均工农业总产值由877.86元增至957.88元,增长9.1%。农牧民年纯收入1978年为101元,1989年为778元,增长6.7倍。全民所有制职工1978年人平均工资772元,1989年为1745元,增长1.26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呼盟经济发展形成了以下四个特点:

1.同国家建设紧密连在一起

人民政权建立后,呼盟各族人民坚持把本地区的发展放在全国一盘棋上来考虑,在建设呼盟的同时,找准位置,顾全大局,全力支援国家建设。

呼盟境内的滨洲铁路线西段,既是国际通道,也是呼盟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命脉。40年来,呼盟各族人民千方百计保持这条交通要道的畅通无阻,在各个历史阶段为革命和建设做出了极其宝贵的贡献。

40年中,呼盟支援国家建设木材1.22亿立方米,煤炭1.17亿吨,乳制品12.47万吨,还有大批良种牲畜和工业品原料。

40年来,接纳和安置各地来呼盟的人口100多万。呼盟总人口由1949年的31万人增加到1989年的251万人。在60年代初国民经济暂时困难时期和70年代初“文化大革命”后期,接纳几十万外省区的农民,并在宜农新区建立起拥有15万人、综合农业生产能力占全盟40%以上份额的两个垦区;同时,茫茫林海亦已开辟为拥有百万居民的新兴社区。通过封山育林、迹地更新,维护了大兴安岭生态环境的基本平衡,保证了国家东北天然屏障的安全。

40年来,呼盟人民牢记保卫国家边疆的神圣义务。在6070年代国家投资锐减、地缘优势变成了发展地区经济的劣势、能源资源优势不能充分发挥的情况下,各族人民为国负重,艰苦奋斗,始终保持军政军民坚强团结和民族团结,保持边境的正常秩序,保卫着边疆的安全。

40年中,呼盟得到国家的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19531989年,36年中全民所有制固定资产投资达65.3亿元。呼盟的森林工业、能源工业、国有农业和主要的加工工业及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以至文化、教育、卫生事业,依靠国家大力支持获得了较快较大的发展。

2.建成具有民族特色和地区特色的国民经济体系,促进了社会的全面进步

40年代末,呼盟基本是农牧业占主导地位的自然经济,二、三产业特别是工业十分落后。1949年,全盟社会总产值中农业产值占55.7%,小型工业和手工业作坊的工业产值仅占社会总产值的18.9%。从50年代开始,森工、煤炭、乳品、皮革、电力、机械、建筑、毛纺、造纸、食品以及冶金、化工、橡胶、塑料等工业行业迅速发展。到80年代末,林业、农业、畜牧业、渔业均成为国家和内蒙古自治区重要的生产基地。森工、煤炭、乳品、纸浆等成为国家骨干性企业。1989年,全盟社会总产值(按1980年不变价格计算)42.35亿元,比1949年(按1980年不变价格计算)1.87亿元增长21.6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725.7元,比1978年增长3.2倍。1989年,在全盟社会总产值中工业产值占50.6%,农业产值占25.2%。

3.东北能源基地建设起步

呼盟煤炭资源丰富,已被国家长远规划列为东北能源基地。远景规划方向是建设大型坑口电站,走煤电联营的路子,通过500千伏高压输电线路向东北地区输电,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伊敏河矿区是国家“六五”期间规划建设的五大露天煤矿之一。1978年海拉尔——伊敏专用铁路线竣工。19893月国务院批准伊敏河煤电联营筹备处正式成立,一期工程(500万吨露天煤矿配套100万千瓦装机容量)的第一台50万千瓦装机的电站动工。能源基地建设必将成为呼盟未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牵动力量。

4.沿边开放建设步伐加快

进入80年代以来,特别是1988年初被批准为改革开放试验区后,随着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呼盟地缘优势日益显示出来。试验区建设一开始,就确定了大开国门,“打通两端,网开一面”,“以改革促开放,以开放促发展,改革、开放、发展三位一体”的方针;实施以全方位开放驱动全局的发展战略,从政策优惠、服务效率、基础设施(主要为交通通讯条件和口岸城市服务设施)建设等方面创造“宽松、高效、文明”的开放环境,全面展开了沿边开放带的建设。试验区建设仅仅两年,就取得对外开放的突破性进展,对俄、蒙边贸有成交权的公司达8家,盟进出口公司获现汇贸易成交权。贸易触角伸到俄罗斯十几个州市和地区,与100多个贸易伙伴建立了业务往来关系。在边贸基础上,还广泛开展了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工程承包、合资办厂、劳务输出、跨国旅游以及卫生、医疗等方面的合作。1989年边贸签约超过2亿瑞士法郎(实际过货7660万瑞士法郎),比上年增长4.6倍。1989年结束了呼盟没有自营创汇贸易的历史,与联邦德国、日本及香港的十几家客商签约185.8万美元,结汇35万美元。通过口岸建设,1989年全盟有三个通商口岸和一个临时过货点。对外开放还极大地增强了国内横向联合的吸引力,仅1989年就引进外地资金9545.2万元,实现物资协作4942万元。此外,还利用世界银行贷款5000万元。沿边开放地区建设的良好开端,昭示着呼盟将沿着改革、开放、开发三位一体的发展战略方向阔步前进。

 

辉煌的成就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11年来,呼盟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

1989年同1949年相比,社会总产值由1.87亿元(1980年不变价,下同)增加到42.35亿元,增长21.6倍;国民收入由1.2亿元增加到20.08亿元,增长15.7倍;工农业总产值由1.35亿元增加到31.1亿元,增长22倍;工业总产值由0.32亿元增加到20.3亿元,增长62.4倍;农业总产值由1.04亿元增加到10.75亿元,增长9.3倍;全民所有制固定资产投资额由1953年的0.16亿元增加到1989年的5.69亿元,增长34.5倍;地方财政收入由1954年的0.11亿元增加到1989年的3.38亿元,增长29.7倍;地方财政支出由1954年的0.3亿元增加到1989年的6.5亿元,增长20.6倍。

40年间,呼盟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前29年和后11年有明显的差别:前29年社会总产值、国民收入、工农业总产值年平均递增分别为7.69%、6.80%、7.84%;后11年分别为8.93%、8.96%、9.89%。

1978年以来,国民经济结构日趋合理。在全盟国民生产总值中,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所占比重1978年分别为38.4%、41.9%、19.7%,1989年变化为30.3%、42.3%、27.4%;社会劳动者从事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人数构成比重1978年分别为46.8%、33.1%、20.1%,到1989年变化为28.9%、43.0%、28.1%。

1.种植业

1989年同1949年相比,耕地由226.3万亩增至925.3万亩,增长3.1倍;粮食总产量由1.65亿公斤增至10.5亿公斤,增长5.36倍;种植业产值(按1980年不变价计算)由7240万元增至5.4亿元,增长6.4倍。在农业人口与非农业人口11.45的结构情况下,1989年实现粮食自给有余。通过几十年的农田基本建设,特别是自80年代初以来开展的商品粮基地建设和农业综合开发,农业抗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明显增强。80年代前的30年中,呼盟农业经历过几次大的波动,而自1980年以来,尽管自然灾害仍然经常发生,但全盟粮食生产、农村经济一直保持稳步上升的态势。80年代,种植业由粮、经二元结构向粮、经、饲三元结构发展。1989年同1949年相比,全盟粮食作物播种面积占总播种面积的比重由1949年的97%降为93%;甜菜、油料等经济作物种植面积由1949年的1.5万亩增至32.8万亩,提高了20多倍;蔬菜、林果业和庭院经济都有了迅速发展。农业机械化和规模经营程度高是呼盟农业发展的一大突出特色。从1958年兴办拖拉机站开始到1989年,全盟农业机械总动力达103.11万千瓦,有各种类型拖拉机44548台,农用载重汽车1774辆,综合农业机械化程度达到60%,居全自治区之首。全盟农业人口平均占有耕地9.5亩,劳均占有耕地70亩。海拉尔垦区和大兴安岭垦区几万个家庭农场全部实现机械化,农垦经济在全盟农业中占40%的份额。全盟实现适度规模经营的土地占总耕地面积50%左右,出现了一大批经营400010000亩土地的家庭农场。农业科技成为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1953年开始建立农业技术推广专门机构,至1989年,盟、旗市、乡镇三级农业、农机技术服务和管理体系已成健全网络;村一级普遍设立农民技术员、科技示范户,少数村建立了农技机构。全盟3000多名农业科技人员对农业实行全方位服务。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开展粮食大面积高产攻关活动,实施农业“丰收计划”和各项增产、提质、节本、增效措施,全面推广适用增产技术,每年培训农民约15万人次,科技增产贡献率达25%左右。呼盟大豆和小麦播种面积及总产量均占70%左右,是全区主要的麦豆产区。此外,还有马铃薯、油菜、甜菜、小杂豆、白瓜籽等优势作物,保证了榨油厂、面粉厂、糖厂、淀粉厂等活力较强的加工企业的原料供应。呼盟农产品商品率保持在70%左右,居全区之冠。

2.畜牧业

作为最早的传统产业,经过40年的发展,牧区畜牧业已初步改变了原始脆弱的不稳定状态,由逐水草而牧而为定居轮牧;农区和城镇郊区畜牧业已占较大比重。草原畜牧业从80年代中期开始步入建设养畜、科学养畜的新阶段,抗御自然灾害能力显着增强。1989年同1949年相比(牧业年度),全盟牲畜总头数由110.6万头(只)增加到312.5万头(只),增长1.8倍;畜牧业产值增长10.8倍;畜牧业在全盟农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从22.6%提高到26%。几十年来,特别是近十几年来,以防灾基地为中心的畜牧业基础设施建设成绩斐然,包括水利、棚圈、打贮草、饲草饲料基地、牧业机械化及牲畜改良、草原改良、畜疫防治等各方面建设,都已见显着成效。牧草收获实现了机械化;畜牧业科技服务和管理体系已建成,有近3000名畜牧科技工作人员服务在第一线,培育出三河牛、三河马和呼伦贝尔细毛羊等优良畜种。1989年,良种和改良种牲畜达88.8万头(只),比1958年增长22.4倍;全盟有牛84.1万头,产奶16.08万吨,同1953年相比,牛头数增长1.95倍,奶产量增长26.6倍;全盟牲畜总头数增长48.5%,产肉量增长3.4倍(达到3.83万吨)。

3.林业

林业经济在呼盟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位置,是呼盟的主要产业之一。50年代初,国家大力投资开发林区,1949年森林工业产值占全盟工业总产值的72.6%,1960年占57%,1989年林木采运和木材加工业产值仍占全部工业总产值的30%以上。呼盟林业分别由自治区直属企业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林业部大兴安岭林业公司、呼盟地方林业三家经营。1989年,全盟(不包括林业部直属企业)木材采运和加工产值为6.12亿元,是1949年的25.6倍;木材产量479.94万立方米,是1949年的26.6倍。地方林业系统于60年代开始形成,管理区域为国有次生林区,占全盟林地的27.8%,森林覆盖率24.26%,活立木蓄积量为1.93亿立方米,以柞、桦、小径松为主。地方林业共设6个林业企业局、13个旗市林业局,共有84个林场。除林政管理工作外,地方林业主要任务为植树造林、封山育林、天然更新、资源保护和林业生产。40年间,地方造林共完成309万亩,其中林业企事业造林256.5万亩,群众造林52.5万亩。到1989年,全盟人工林郁闭成林75万亩,幼林130.5万亩,人工林疏林地10.05万亩,造林保存率59%。着名的红花尔基樟子松林,通过人工造林和天然更新,其面积比50年代扩大了160万亩,每年可采集12万公斤樟子松种籽支援全国各地的沙地造林。呼盟地方规模性的木材生产始于1958年,当年生产13776立方米,60年代为10万立方米左右,70年代上升到2030万立方米,80年代达到50多万立方米,1989年生产551444立方米,32年间共生产722.8万立方米。主要品种为落叶松原木、桦原木及松、桦小径木,大多销往外地。地方林业已形成年抚育伐面积50万亩、造林30万亩、采伐木材50万立方米和锯材加工510万立方米的生产能力。自50年代开始,全盟上下建立了护林防火指挥系统和扑火队伍,划定了重点火险区、防火责任区,不断改进和完善防火责任制,不断加强公路和通讯线路等基础设施建设。60年代组建起森林武装警察部队,开始利用航空手段巡查火情和空投扑火人员。同时,建立起森林病虫害防治队伍,增强了森林资源的科学保护力度。

4.渔业

呼盟渔业资源和产量居全自治区之首。渔业经济的突出特点是:天然捕捞为主(占总产量的95%)、国有渔业企业经营为主(占总产量90%以上)、渔产区集中(呼伦湖水域产量占80%以上)。全盟渔业产值(按1980年不变价格计算)由1949年的365万元增至1989年的1540万元,增长3.2倍;水产品产量1958年为7571吨,1989年达到11729吨。群众性的人工水产养殖始于80年代,1989年养殖产量589吨。呼盟渔业是60年代初被正式摆上产业位置的,国有渔场和盟、旗市政府的渔业管理机构相继建立。自80年代初步入依法治渔的轨道,并开始注重水产品的贮藏和加工增值,使渔业生产走上了稳步发展的产业化道路。1974年建立达赉湖水上公安局,1986年建立盟和渔区旗市渔政管理所及岭西水上警察队,渔业法规的宣传贯彻和资源保护力度不断得到增强。

5.工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呼盟工业逐步发展起来。1949年全盟工业产值(按1980年不变价格计算,下同)仅有3536万元,占社会总产值的10%。40年间,已基本形成门类比较齐全、生产结构日益趋向合理的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工业体系。1989年全盟有乡及乡以上工业企业单位1215个(其中国有单位387个),总产值19.4亿元,是1949年的55倍。工业在全盟社会总产值中的比重达50.6%,位居国民经济的主导地位。工业中的所有制成份,1989年,全民所有制占74.1%,集体所有制占21.3%,其他经济类型工业占4.6%。1967年轻工业和重工业之比为121989年为11.31989年全盟地方工业产值为13.29亿元,在全部工业产值中占65.3%,其中以农畜产品为原料的工业产值为7.39亿元,占工业总产值的55.6%。1989年全盟原煤产量1027万吨,比1949年增长39.66倍;木材产量479.9万立方米,比1949年增长26.47倍;电力装机容量23.1万千瓦,比1949年增长28.3倍;发电量9.6亿度,比1949年增长92.7倍;皮鞋产量50.6万双,比1949年增长25.6倍;轻革产量20.76万平方米,比1949年增长2.9倍;重革产量283.76吨,比1949年增长17.9倍;乳制品产量1.28万吨,比1950年增长473.8倍;水泥产量17.37万吨,比1970年增长654.6倍;饮料及酒产量5.5万吨,糖产量1.3万吨,食用植物油产量1.87万吨,机制纸及纸板3.5万吨。自1979年呼盟友谊牌全脂奶粉、海乳牌干酪素等7种产品获自治区优质产品奖后,1982年海乳牌干酪素获金牌,海乳牌甜奶油乳糖、草原牌全脂奶粉、红梅牌全脂淡奶粉等4种产品获银牌。到1988年,呼盟优质工业产品数量达96种,其中国优7个、部优26个。

6.乡镇企业

呼盟乡镇企业是新崛起的产业部门。1984年前称为社队企业的乡镇企业萌芽于50年代中期,人民公社时期发展缓慢,成型、发展于80年代。1978年全盟共有社队企业1392个,从业人员23650人,全年收入5069万元。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发展迅速,1989年总产值达到5亿元,总收入达到6.69亿元。全盟乡镇企业发展到32943家,从业人员达到82911人,乡镇企业人员占农牧区劳动力总数的28.4%。1989年全盟乡镇企业固定资产原值达31822万元,上缴国家税金2731万元,实现纯利润4990万元,初步形成7大行业、多层次发展的局面,成为全盟国民经济中新的增长点。

7.城乡建设

呼盟城乡建设全面展开是1978年后,此前的30年处于维护状态,城市化水平提高幅度很小。19781989年,城市规划和管理体系建设出现崭新局面。19801989年,全盟固定资产投资总额59.8亿元,其中住宅投资6.3亿元。1988年试验区建设开始后,城市建设被摆到改善投资环境的重点位置,明显加大了城市整治力度,提高了城市总体规划意识,强化了基础设施建设,仅1989年全盟城市基础设施在建项目就有7项,总投资9067万元。全盟城市已发展到4个,建制镇62个。乡镇建设于1982年进入系统程序管理,规划在先,因地制宜,条块结合,综合整治。呼盟建制镇的形成和建设,突出表现为数量多(占全自治区建制镇总数的1/3)和类型多(农业型、牧业型、林业型、城市型、工矿型、口岸型)。到1989年,全盟建制镇、乡级和村级的总体建设规划均已完成大半。

8.交通

呼盟的交通由铁路、公路、民航和边界少量的渡口水运组成。1949年,呼盟只有滨洲铁路线一条干线和两条支线,总长996.2公里。40年间,先后续修和新修牙林线、伊加线、嫩林线、潮乌线、伊敏线、滨洲复线,到1989年,境内有铁路干线4条,支线3条,联络线2条,营运里程达1592公里。境内有3个铁路分局,11个旗市境内有铁路线。1989年铁路客运量676.3万人,货运量1905.6万吨。1949年全盟公路里程为1003公里,此外有多条天然路基、临时木桥的简易公路。1989年全盟公路总里程达到5436公里,其中等级路为4988公里(其中高级、次高级路面300公里,中级路面1603公里),晴雨通车里程974公里。以2条国道(952公里)和4条区道(650公里)为主干骨架,联通19条县级公路(1336公里)、26条乡镇公路(763公里)、14条边防公路(764公里)、62条林业专用公路(1066公里)。各旗市政府驻地和70%的乡镇与40%的村屯通公路,85%的乡镇和80%的村屯通客运班车。1989年公路客运量576万人,货运量1316.8万吨。全盟机动车辆38471台,其中汽车20342辆。在原东北沦陷时期军用机场基础上建立的海拉尔民航站,1958年营运。1988年和1989年对机场进行改造和扩建,改天然草坪为混凝土跑道,全面改造停机坪、场区排水、通讯导航设施与助航灯设备及附属设备。海拉尔民航站除完成旅客和货邮发运任务外,还担负专业飞行(探矿、测绘、防火、除草、灭虫等)年约900小时和国际导航(过境的俄罗斯和东欧国家民航班机)任务。

9.邮电

1949年全盟只有32处邮电局所,邮路长度仅为1663单程公里。1989年,全盟邮电局、所、站达203个,邮路168条,总长度达6484单程公里。农村牧区投递路线5324单程公里,乡镇(苏木)通邮率为百分之百。长途电话电路324条,电报电路102条。市内电话交换机总容量22670门,市话杆路总长度449287杆程公里。1989年全盟邮电业务总量(按1980年不变价格计算)1579.56万元,为1949年的239倍。80年代中期以来,除常规业务外,又新开办了特快专递、邮政快件、邮政储蓄、商品包裹、有声信函、集邮等十几种新业务。

10.流通产业

呼盟的流通产业在40年间变化巨大,国有商业逐渐发展为商品流通的主渠道;供销合作商业在广大农村牧区深深扎根,形成了庞大的基层商业网络;对外贸易从80年代前单纯初级农畜产品的出口发展为全方位的外经外贸,开始向支柱性产业发展。1989年全盟由全民、集体、个体三部分组成的流通系统,包括盟、旗市、乡镇(苏木)三级共有管理、批发、零售和餐饮业机构30447个,比1965年增长21倍;流通产业从业人员达到17.97万人,比1965年增长11倍。1989年全盟社会商品零售额22.8亿元,是1953年的37倍,其中全民、集体和其他经济类型所占比重分别为57.52%、27.05%和15.43%。改革开放以来,商品供应日益丰足,城乡市场日趋兴旺,自50年代中期以来实行了30多年的各种消费品购物票证逐渐被取消,粮、油、肉市场也已放开大半。19781989年为呼盟外经外贸加速发展时期,出口商品收购额以每年15%的速度递增,1989年达1.2亿元,为1978年的9.5倍。地方工业品出口额在出口商品总额中的比重由4%上升到15%;出口商品品种由过去的2大类、30多个品种增加到9大类、100多个品种。以技术引进为主的进口业务明显增多,19801987年进口商品总值100万美元,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活动已开始起步。1989年与联邦德国、日本及香港的十几家客商签订了185.8万美元的合同,结束了呼盟没有自营创汇贸易的历史。1988年和1989年边境易货贸易额增加较快,进出口总值比上年增长速度分别为5.3倍和4.6倍。1989年签约进出口总值2.02亿瑞士法郎,实际过货7658.5万瑞士法郎,对外工程承包、合资办厂、劳务输出等开始起步。全盟获得对外贸易成交权的公司已有10家。

11.旅游业

呼盟旅游业是80年代中期兴起的新兴产业。1985年开始设立机构、培训人员,并开始旅游线路和旅游点设施建设,现已建立起呼盟中国旅行社、国际旅行社满洲里支社和海拉尔支社。加强对外宣传和服务管理工作,初步形成了草原风光、湖光山色、口岸界河等旅游景观,并与俄罗斯赤塔州建立了双边旅游业务。1989年接待联邦德国、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新加坡、泰国和港澳台等24个国家和地区的旅游者6016人次,总收入47万元。

40年间,在国民经济全面发展的同时,社会各项事业同样得到全面发展。

1.教育

1949年全盟中小学只有293所,在校生2.4万人。1989年各类学校发展到2482所,在校生66.6万人,分别增长7.5倍和26.7倍,已形成覆盖全盟的教育网络。幼儿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及高等教育,层次齐全;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协调发展;少数民族教育贯穿于各层次、各门类的教育中,构成呼盟布局较合理、结构较完整的教育体系。全盟教职工总数达到44178人。不断提高教师素质,已成为全社会共识。1989年有1759人升入各类中等专业学校,有1455人升入普通高等院校,3016人考入成人大中专学校,还有272名小学教师进修。呼盟的中等职业教育已初具规模,有14所中等专业学校和技工学校,各旗市还建有重点职业学校41所。此外,还有成人中专和农牧职业学校31所,形成与区域经济发展相协调的专业教育格局,每年有5000多名中等专业人才走上工作岗位。1989年全盟有少数民族中小学203所,在校生6.9万人。蒙古族学龄儿童入学率93.9%,其他少数民族入学率95%。全盟蒙古语授课的小学、初中和高中专任教师1486人。40年来一直开展扫盲运动。1980年前,农村牧区文盲率为41.08%,到1989年底全盟文盲率控制在6%以下,达到了国务院规定的基本扫除文盲的标准。

2.科学技术

1949年前呼盟没有科技机构,只有少数科技人员分散在铁路沿线。1989年,全盟有各类科技人员31584人,占全盟总人口的1.25%,比1980年增加10633人。科技人员中,高级职称者828人,中级职称者7854人;自然科技专业13596人,社会科学专业17988人。科技机构和组织趋于完善,所有旗市和大部分乡镇(苏木)均建立了科技专管机构。全盟共有全民所有制科研机构9所,厂办科研机构12所,民办科研机构17所。农村牧区农业、畜牧业、农机技术推广和服务管理机构400多个,已成网络。全盟普遍建立了科协、科普组织和不同行业的学会、协会、研究会。80年代以来,全盟每年组织1012万人次参加科技培训,95%的农牧区基层干部和80%以上的农牧区劳动力接受了科技培训。自1986年实施“星火计划”以来,共安排星火计划44项,到1989年底,有20项通过验收。科技发展直接推动了经济发展,在农牧业增产中的贡献率达25%。

3.文化

呼盟的文化有着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已发展为较完整的文化事业体系。盟和旗市及大厂矿的艺术表演团体、电影放映机构、图书馆、文化馆、文物机构等共277个,有专业人员1225人。50%的乡镇(苏木)建立了文化站,城乡四级文化网络初步形成。音乐、歌舞、歌剧、话剧、京剧、曲艺、美术、书法、雕塑、摄影等创作、表演全面发展,民族语言影片译制、电影放映已自成体系,文艺创作、理论研究睿智纷呈,出版发行、图书阅览、文物管理、文史展览等日趋活跃,涌现出米文平、乌热尔图、那日松等一批国内外知名的学者、作家、艺术家。80年代初,鲜卑拓跋部旧墟石室的发现,曾震动国内外史学界。群众文化活动丰富多彩,企业文化、农牧民文化、校园文化、军营文化、老年文化、社区文化、节日文化特别是“三少民族”(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文化大放异彩。文化市场乘改革开放之势蓬勃兴起,文物古迹已成为对人民群众进行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的阵地和文化旅游观光胜地。

4.新闻

呼盟的无线广播自1950年建立,到1989年全盟已有无线广播电台8座、发射台和转播台9座,每日播出时间59小时,其中蒙古语9小时。全盟广播覆盖率达80%。

呼盟的电视事业于1973年起步,到1989年全盟已建电视台10座,发射台和转播台177座,卫星电视地面站127座。每周电视播出时间为243小时(包括蒙古语节目),全盟电视覆盖率为73%。

1989年,盟级报纸出版1238万份,其中蒙古文报纸49万份。

5.卫生

呼盟的卫生事业是40年间发展最快的事业之一。1989年,全盟有各级各类卫生机构820个,医院床位9624张,卫生人员20692人,分别比1949年增长53倍、26倍和31倍。全盟平均每千人拥有医师2.8人、医院床位3.6张,均高于全国全区平均水平。80年代以来,突出加强了农林牧区乡、镇、苏木防疫站、妇幼保健站、卫生院的建设,基层医疗预防保健工作明显加强。全盟建有旗市及旗市以上中蒙医院13所,中蒙医药人员1456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就消灭了危害严重的鼠疫、天花、性病等危害严重的传染病。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又有效地控制了克山病等各类地方病的蔓延流行。全盟广泛开展了儿童计划免疫及妇女儿童疫病防治,计划免疫接种率达97.3%,新法接生率达90%以上。

6.体育

呼盟的体育事业独具特色,以速度滑冰、曲棍球、摔跤为重点项目的训练网络已形成,并具有一定规模。这三个项目在国内国际比赛中不断取得好成绩,仅1989年就获国家级金牌4枚、银牌3枚、铜牌5枚;获自治区级金牌19枚、银牌23枚、铜牌26枚。1989年有速滑、曲棍球两支专业队伍,有运动员50人。一批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教练员、裁判员、运动员骨干队伍已形成。全盟有体育馆4座,各类运动场地2000多个。80年代中期以来,以全民健身为宗旨的群众性体育活动异常活跃,各行业、各层次多种多样的“那达慕”、体育竞赛、团体演练及早、晚健身活动全面开展起来。

40年间,呼盟城乡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经历了50年代初期的明显改善、1978年后迅速提高的马鞍型发展过程。1959年全民所有制职工年平均工资864元,到1978年才增长到930元,平均每年增加4元多;而1989年达到1780元,其间平均每年增加77.3元。1958年农民人均年收入68.4元,到1978年提高到97.4元,平均每年增收1.45元。1975年牧区四旗的牧民人均年收入191元,1978年达到216元,平均每年增收8.3元;而1989年达到941元,平均每年增收65.9元。1989年,全盟城镇居民储蓄存款余额1.27亿元;年末农民人均手存现金和银行存款499.9元,牧民452元。城乡居民的消费观念和消费结构都发生了新的变化。消费水平由“温饱型”开始向“营养型”、“丰富型”过渡。原来置于消费后位的住宅、文化消费已提到前位。少数民族聚居区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实现了跨时代的变化,广大牧区基本实现定居轮牧,历史上以狩猎为主的鄂伦春族基本放下猎枪,转入现代产业。电视机、摩托车、电冰箱、洗衣机、收录机等已进入农牧猎民家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年来,呼盟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全面经受了爱国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民族观的教育,人们的思想观念、精神面貌发生了时代性变化。特别是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呼盟各族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正确总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年来的经验教训,拨乱反正,顺利地实现了历史性的大转变。经过11年的实践,新时期形成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在各族人民心中深深扎根,全盟上下更加坚定了建设繁荣昌盛的呼伦贝尔的信心。与此同时,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得到全面和深入的贯彻。各族人民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面快速进行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开展了新时期的精神文明建设,为经济建设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初步形成了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舆论力量、价值观念、文化条件和社会环境。

呼盟自19823月全国第一个“文明礼貌月”开始,开展了以讲文明、讲礼貌、讲卫生、讲秩序、讲道德和心灵美、语言美、行为美、环境美为内容的“五讲四美”活动。1983年,把“五讲四美”活动与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党的“三热爱”活动统一起来。1984年以后,以建设文明单位为目标,以理想教育为核心,着眼于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新人。盟、旗(市)、乡(镇、苏木)都设有“五讲四美三热爱”活动委员会和办事机构,不断加大精神文明建设的力度。

1988年开始建设改革开放试验区以来,把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和法制教育作为树立试验区精神的教育内容,具体化为各类群众性活动。在农民中开展“爱土地、爱家乡、比致富、奔小康”教育;在职工中开展“岗位成才、岗位奉献”教育;在机关干部中开展“爱人民、做公仆、讲清廉、办实事”教育;在街道居民中开展“爱街道、讲文明、讲理想、守纪律”教育;在青少年中开展“爱祖国、讲理想、比成才、做新人”教育。这些教育,以主题活动为载体,以英模典型引路、重点突破的方式,推动全民教育的开展。在具体操作中,以职业道德建设、公益和环境事业建设为主,广泛开展社会公德教育、文明礼貌教育,在全盟广泛开展创建“文明单位”、“文明小区”、“文明楼院”、“花园式单位”和争做“文明使者”、“文明市民”、“文明居民”活动。许多行业开展文明环境竞赛活动,城镇牧区开展“十星级奔小康文明户”、“小康文明示范户(村、乡、嘎查、苏木)”活动。各旗市普遍制订了文明单位标准和管理细则。1989年全盟共树立盟级单位标兵17个,盟级文明局3个,盟级文明系统5个,盟级文明苏木(乡、镇、办事处)9个,盟级文明嘎查(村、居委会)14个,盟级文明单位149个。

军民、警民共建文明活动始于1983年,到1989年底,全盟共有军民共建点109个,警民共建点425个。

方志园地录入:guanliyua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方志园地:

  • 下一个方志园地:
  • Copyright www.nmgqq.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号自治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 邮编:010098 电话:(0471)5222625
    备案序号:蒙ICP备05003250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传星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