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区情网
您在: 内蒙古区情网 >> 年鉴刊物 >> 刊物 >> 内蒙古地方志2002年 >> 第一期 >>
 
(新书评议)阴山集评述
作者:guanliyu…    年鉴刊物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17    更新时间:2011-4-14    

《阴山集》(包头历史研究文集),张贵著,大32开,正文共233页,200110月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

张贵,包头医学院历史学教授。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学院历史系。教学之余,主要研究包头城市史和统一战线史,是当地著名的史学工作者。成绩颇丰,专著有《包头史稿》(上、下卷)、《阴山集》,还编著有《统一战线大事记》、《中国革命史》、《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包头分册)、《包头工商史料》、《包头统一战线简史》、《瀚海集》等,发表论文30余篇。现虽已退休,仍在从事研究和著述。

该文集共17万余字,除中共包头市委书记胡忠的题词、《包头日报》总编辑戈华的《序言》及著者的《后记》外,内容分政治军事、历史人物、社会经济、文化教育、宗教民俗五篇,共收录文章68篇,叙述或探讨了今包头市地方从远古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历史与文化。内中除数篇新作外,大都是19978月至200110月间发表于《包头日报》阴山副刊的旧作。这些文章发表后,在广大读者中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受到了有关部门和新闻媒体的重视。《包头日报》、《内蒙古日报》、《包头医学院》等报纸先后发表了对张贵及其著作的专文报道,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1)香港著名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包头籍爱国人士杜学魁先生(已故)更是慷慨解囊,使这些文章得以结集出版。

为了普及地方历史知识和便于在报纸上发表,该文集的文章均采用史话或随笔体,篇幅一般不长,与严谨而刻板的专业史学论著相比,叙事灵活,文字生动,具有较强的可读性,而且附有大量照片,故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

该文集虽标明系“历史研究文集”,但也有不少普及性文章。如《怀塑镇将领故事多》、《四代驸马的赵王城》、《铁山之战》、《马号巷事件始末》、《固阳故里一帝王》、《成吉思汗的三女儿》、《一腔热血洒故土》、《沙尔沁神医李即升》、《中共包头工委书记李裕智》、《王同春开发包头二三事》、《开发包头的先驱者》、《四世达赖是成吉思汗的二十世孙》等。大都是从包头地方着眼,或从史文钩稽转述,或据时人著述发挥,颇能使人增长对地方历史的知识。

该文集对包头历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近代,在时代精神的激荡下,著者把目光更多地投向社会的各个方面,着力从平民百姓的生活中体味和发现真实的历史,然后再浓缩提炼,展示给世人。如《包头地名,沧桑遗踪》探寻了老包头城市面貌的演变;《复盛公的兴衰》、《复字号与乔家大院》、《包头当行》、《千里挑担走西口》、《干仞深源,经营有道》、《包头京式糕点名店——复德和》、《包头第一家外资企业》等则讲述了包头商界复字号、广恒西、复德和及芬兰人创办的外资企业永茂源甘草公司的兴衰;从《社的故事》、《昔日包头之乡规民俗》、《老包头的年俗》、《包头婚礼旧俗小考》、《正月十五闹元宵》、《挂艾食粽过端午》、《中秋佳节话月圆》等文,我们可以约略地窥见昔日包头移民的日常生活和风习,更能感受到时代更替所带来的变迁。《青山、绿树、清泉、碧水》更独具只眼,追寻了包头市区三百年间的生态变化,令人触目惊心,感慨万端。诸如此类,所在皆是,难以备举。就是一些普及性的文章,也往往有若干不容忽视的新内容。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著者对包头历史的探寻,不仅有助于我们对包头历史发展演变的认识,也丰富了内蒙古地方史和中国历史的内容。

最为可贵的是,为了尽可能了解和反映真实的历史,著者非常注重从民间搜集正在迅速消失的史料。他经常在荒野踏查史迹,于旧城寻觅古碑石刻,走访故老,抢救遗闻。90年代末,东河旧城区进行大规模的改造。著者不辞辛苦,多次从昆区赶到东河,冒险从正在拆除的老房上撕取顶棚纸,在拆下堆放的旧梁柱上剥取裱糊物,拿回家中除尘、泅湿、剥离、拼接、粘贴、辨识、分类、排号,最后编成五六十巨册。笔者曾亲眼目睹过这些资料册,它使我震撼,令我感动,使我对著者肃然起敬。在这些残断报章,零碎账簿、契约和各种票据中,他发现了许多鲜为人知甚至已不为人知的历史。如名字陌生的商号、行社及其行用的钱帖和负担的赋税、摊派,绥远省立第二中学(今包头一中)国文研究会《沙风》创刊号上铿锵有力的爱国诗篇,日寇对包头百姓的毒害和压榨,等等。于是就有了《“社”的故事》、《包头最早的广告、商标》、《包头历史上的税费》、《旧城裱糊纸里发现的“帖子”》、《契据里的历史》、《残报纪闻》、《残报再纪》、《包头古碑石刻备忘录》等令人耳目一新的佳作。在学术浮燥,急功近利,抄袭成风的当今,著者仍能淡泊名利,甘于寂寞,为积累地方文化而苦苦求索,洵为地方史志界同行应当效仿的榜样。

该文集也有一些错误或缺陷,有些还比较严重。这里仅择要列出,并酌加案语订正或说明,供著者日后改进时参考。

1、引用史文有误或误解史文

13页倒5行有魏孝文帝让苌在群臣面前“隔山当为朕笑。”

案:此引文令人不解。《魏书》卷十四原文作“今方隔山,当为朕笑”,系孝文帝与将赴怀朔镇任的元苌话别时所言。中华书局点校本校勘记曰:今方隔山,《册府元龟》卷2713214页“山”下有“河”字。按文义当有此字。(2)今方隔山河,意即如今将远别,山河阻隔,天各一方。

154行称尔朱荣与葛荣交战时,“用军棒督战,不听则斩。”

案:《魏书》卷七十四尔朱荣传作“又以人马逼战,刀不如棒,密勒军士马上各神棒一枚,置于马侧。至于战时,不听斩级,以棒棒之而已,虑废腾逐也。”是说尔朱荣因人马近战时,刀不如棒有威力,便密令军士各携一棒,以棒击敌,不必斩首,以免废事。

类似者尚有第1310行的《魏书》引文和第4714行据史文的转述。

2、史文断句不当

14页倒9行引《魏书》卷四十四宇文福传,称:“他任怀朔镇将时,‘福性忠清,在公严毅以信,御民甚得声誉’。”

案:原文作“福性忠清,在公严毅,以信御民,甚得声誉。”“福”即字文福,引用时既云“他”,则应削“福”字,迳作“性忠清”。

93页倒5行引《建立财神庙碑记》曰:“偶临村之西,鄙瓦窑沟者,……涧水萦绕于前,曲阜环列于后,虽无崇山峻岭,茂林修竹,而幽闲其状,包罗万象,地理之所,谓财喜藏。”

案:首尾两句应作“偶临村之西鄙瓦窑沟者”,“地理之所谓财喜藏”。

129页倒9行、172页倒3行引《警备司令廷瑛联合包头县各团体设立粥厂救急碑记》曰:“赤地千里炎炎,悉红日之区饿莩遍野,嗷嗷俱待哺之民户无人烟,村尽丘墟。”

案:应作“赤地千里,炎炎悉红日之区;饿莩遍野,嗷嗷俱待哺之民。户无人烟,村尽丘墟。”

其他尚有第243行、252行、414行诸引文。

3、史实方面的错讹

46页倒2行称:阿剌海别吉嫁给汪古部阿剌兀思的长子不颜昔班。阿剌兀思率军出征乃蛮部时,留在家里的部众反判,杀死不颜昔班。铁木真的三女儿和阿剌兀思的妻子阿里黑、幼子孛要合、侄儿镇国连夜出逃。第1611行称不颜昔班是赵王城第一代驸马。

案:因有关史籍记载歧异混乱,故此段文字错讹颇多。据史学界研究,阿剌兀思之妻阿里黑就是成吉思汗的三女儿阿剌海,译音用字不同。阿剌海别吉先嫁阿剌兀思,大约在金泰和七年(1207)阿剌兀思被部属杀害,长子不颜昔班继其位,遂又嫁不颜昔班。数年后不颜昔班又为镇国等叛杀,阿剌海被挟逃云中。以后即嫁给镇国。镇国死后,又改嫁阿剌兀思的幼子孛要合。(3)

9916行、132页倒6行称同治七年(1868)西北回民起义军攻陷包头镇。

案:此说大约滥觞于1984年《包头史料荟要》第13辑《西北回民起义与包头》一文。该文引《清史稿》,将同治七年十二月回军“犯包头”误为“陷包头”。包头失陷,不仅于史无征,与故老传闻亦不相合。

201202页称:1280年,汪古部人马忽思和扫马在伊利汗国被景教大主教分别任命为汪古部景教主教和景教巡察总监。1287年扫马受元朝委派出访欧洲。

案:据西方史籍记载:马忽思系山西霍山(今霍州)之畏兀儿人,扫马是大都的畏兀儿人。1280年,他们分别被任命为契丹(即中国)景教总主教和巡察总监。1287年,扫马被伊利汗阿鲁浑派往欧洲。(4)

202页称:罗马教皇派遣第一任中国大主教约翰德维奴到汪古部,在赵王城受到阔里吉思的接待。阔里吉思虽然虔信景教,以罗马公教为“外道”,但允许两教在赵王城和平共处。

案:约翰德维奴即约翰孟德高维奴,又译写作蒙帖哥维诺。从他1305年致西方友人的信中我们得知:他抵大都的第一年即与阔里吉思交好,使其改宗公教,列名僧级。阔里吉思还令其臣民改教,并捐资建立了一所雄壮宏丽的教堂,亲笔题额为“罗马教堂”。阔里吉思死后,诸弟又率部众改信景教。他还说因不能远离大汗,而阔里吉思的教堂距大都“尚有二十日之程,故终未得往视察也”。(5)显然,约翰孟德高维奴并未到过赵王城。

214页《九世班禅两次来包》一文称:班禅第一次于1933216日来百灵庙,第二次于19357月返藏途经包头,逗留5天。

案:据笔者掌握的史料记载,班禅至少5次来过现今包头地方。1932717日班禅从锡盟抵百灵庙,106日从百灵庙抵北平。是为第一次。1933216日再次来百灵庙后,曾于421日离百灵庙,于次日抵五当召。据时在五当召的甘珠尔瓦活佛回忆,班禅于旧历四月初七(51)离开五当召返回百灵庙。523日又应德王的邀请,离开百灵庙赴锡盟。是为第二次。624日又从乌珠穆沁旗返回百灵庙。是为第三次。88日又抵西苏旗晤德王,不久又返回百灵庙。是为第四次。1934115日离开百灵庙,赴内地。811日自北平西行,15日下午7时抵包头,17日离包西去。是为第五次。(6)《九世班禅两次来包》中的第二次实即第五次,惟时间有误。

此外,第2012行、23页倒2行、6313行、7712行、9110行等处关于白道川、噶尔丹之死、包头设治局与萨拉齐厅的辖境及权限、林丹汗毁赵王城等都有程度不同的错误。

4、其他错误

1页轻信古人“荤鬻(匈奴)之祖为黄帝”的谬说;称《史记》引用南朝宋裴骃《史记集解》。第164648页提及成吉思汗三女儿阿剌海时,将蒙古语“别吉”(意为公主)一词均误为“别”。第19212行称天津《益世报》主编雷鸣远曾任包头县知事,第20413行对阿拉坦汗的封号“转千金法轮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解释不够准确。另外,大约是急于让病危的杜学魁先生临终前能看到该文集的出版,结果校对仓促,文字和标点多有错讹或不当。

也许有人会问,一部好书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缺憾?我认为这主要是著者缺乏应有的学术研究条件所致。包头往昔以商贸码头著称,如今以工业基地闻名,不仅历史文化积淀不足,鲜有文献存留,而且没有或缺少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机构和文科高等院校,致使可供研究参考的文献资料甚少,学术信息流通不畅。包头图书馆近年来虽已开始重视地方文献的搜集整理,但限于经费,积累尚需时日。这种贫瘠而闭塞的学术环境,极大地影响了著者的眼界,阻碍了研究的深入。当著者历尽艰辛,从裱糊物中剥离出旧《包头日报》残片,并据以推断创刊时间,以为世上已无该报存留时,学术界早已知道北京图书馆保存着该报19324月~19377月、19469月~19489(内中有缺)的原件和创刊的准确时间。从前面列举的一些实例即可看出,倘能看到相应的史料和学术成果的话,许多错误和缺失是不会出现的。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更能体会到著者的艰辛和该文集的来之不易。我们内蒙古图书馆民族地方文献部无偿地向张贵先生提供了仅存于世的馆藏珍品27张《西北民报》(20年代出刊于包头)的复制件,就是以实际行动表示了对他的理解和支持。

总之,《阴山集》作为包头历史上第一部个人史学文集,而且是研究包头历史的专集,必将在包头学术史和文化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我们期盼着著者再创佳绩。

参考文献:

 (1)参见《包头日报》1999314日丙喻《一字一页总关情》、2000421日周末第15期霍海莲《“残报”钩沉》、《内蒙古日报》2000112日第8版祝福《一位从拆房旧裱糊纸中钩沉的历史学家》、《包头医学院》20011130日第134期边巍《为了一座城市的荣耀》。

 (2)魏书卷十四第366页注二。

 (3)见周清澍《汪古部事辑》,载《中国蒙古史学会成立大会纪念集刊》(1979)、《文史》第十四辑(中华书局,1982)

 (4)(5)参见张星烺编注《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一册第213--215218--220页,中华书局,1977年。

(6)参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九世班禅内地活动及返藏受阻档案选编》第47596064678993479页,中国藏学出版社,1992年;札奇斯钦、海尔保罗撰述《一位活佛的传记》第143144页,台北联经,1983年;妙舟法师编《蒙藏佛教史》第四编第180183197页,民国铅印本。

 

    (作者单位:内蒙古图书馆)

年鉴刊物录入:nmgszj    责任编辑:nmgszj 
  • 上一个年鉴刊物:

  • 下一个年鉴刊物:
  • Copyright www.nmgqq.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号自治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 邮编:010098 电话:(0471)5222625
    备案序号:蒙ICP备05003250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传星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