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区情网
您在: 内蒙古区情网 >> 年鉴刊物 >> 刊物 >> 内蒙古史志2017年 >> 第一期 >>
 
【珍珠沙滩】群山之巅
作者:何君华    年鉴刊物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50    更新时间:2017-6-9    

 

乌热松接到父亲阿什库来信,让他请假回去跟他上山学习打猎。

这简直是一个荒唐的要求!乌热松虽是鄂伦春人,但他从小到大从未上过山打过猎,更何况他现在公职在身,父亲怎会突发奇想要他回去学打猎呢?这简直不可思议。但父亲素来是个稳妥的人,一生从未做过出格的事。他既然如此决定应该有他的理由,因此尽管不情愿,乌热松决定还是回去一趟。

乌热松是冬月里回到乌鲁布铁的。他从小跟在阿里河当教师的姑姑一起生活上学,在乌鲁布铁生活的时间并不多,因此这次回家乌热松反倒有一种说不清的新鲜感。

回家第二天的清晨,乌热松就被父亲拽上了山。

他们上山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祭拜山神白那恰。

“我们的一切都是山神白那恰赐予的。来,磕头。”阿什库将儿子的头按了下去,“请山神赐予我们猎物。”阿什库嘴里念念有词。

“今晚我们住在山里。”阿什库说。

按说,一直生活在城里的乌热松突然要在这大雪茫茫的荒郊野岭过夜,心里肯定是不满的。但不知什么原因,乌热松却并不反感。兴许是父亲充满仪式感地祭拜山神感染了他吧,乌热松竟主动地帮父亲砍白桦树搭起撮罗子来。

虽然这是乌热松平生第一次搭撮罗子,他却搭得有模有样。父亲看乌热松一丝不苟的样子甚是欣慰。这一刻,他在心里感觉并没有白养这个儿子,他终究是鄂伦春之子啊。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匹猎马一杆枪,獐狍野鹿满山岭,打也打不尽……”阿什库不由自主地哼起了鄂伦春小曲。

撮罗子很快搭好了。

“乌热松,上马。我们出发!”阿什库别起那支跟随了他一辈子的俄式“别勒弹克”猎枪,便朝兴安岭的深处走去。

这是一支旧得不能再旧的老式猎枪了,可阿什库从来没有动过把它换掉的念头。用阿什库自己的话说就是:“鄂伦春猎人一辈子有两样不能换,一个是老婆,另一个就是猎枪。”

乌热松不知道的是,他的父亲阿什库是乌鲁布铁最好的猎手。阿什库这个名字在鄂伦春语里本就是“狩猎技术高超”的意思,而阿什库也从来没有辜负过这个名字。一直以来,他都是乌鲁布铁最令人尊敬的莫日根。

“一个出色的猎手要会看山形、辨风向,掌握各种动物的气味,通过观察雪地上动物的足迹进行跟踪、围猎。更重要的是,你必须有足够的耐心,能够忍受零下三十度的低温,还要忍受一连数天找不到猎物的失落和烦闷。

“我们鄂伦春人以狩猎为生。老弱病残者无力获取猎物,只能靠年轻猎人供养,而年轻猎人也有需要靠别人供养的一天。一代传一代,鄂伦春人就这样走到今天。”阿什库边走边说。

“雪地上有狍子的足迹!”阿什库突然大喊一声翻身下马,查看起雪地上的足印来。“没错,是狍子。乌热松,快下马,我们得步行了,从下风口追过去!”阿什库在寒风中大声吆喝道。

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发现了那只足有30多公斤重的大狍子。乌热松对打猎原本兴致不高,可当活生生的猎物就在眼前时,他还是忍不住喊出了声:“爸,快打!”

狍子是兴安岭森林里反应最不灵敏的动物,所以大家都叫它们“傻狍子”。尽管乌热松大喊了一声,那只傻狍子却好似没听见一般,仍然呆立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阿什库方才缓缓举起猎枪,然而他仅仅是瞄准,并没有开枪。

“爸,你咋不打呀?”乌热松急不可耐地小声问道。

阿什库不但没有开枪,反而把枪扔到了地上。那只傻狍子终于发觉了他们,撒腿跑了。

阿什库一屁股坐在雪地里,慢悠悠地燃起一锅旱烟,长叹一口气,用一种乌热松从未听过的语气说道:“我们鄂伦春人从不射杀怀孕和哺乳期的动物,下河捕鱼总是将网眼扩大一指,以此放过那些小鱼。每次出猎我们都祭拜山神白那恰,从不胡乱砍伐森林。千百年来,兴安岭森林里人和动物共存共荣,我们遵守自然的法则,可是我们的法则不合适了。孩子,国家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和森林法。从今天起,我们不能打猎了。孩子,鄂伦春人下山了。”

父亲的一席话令乌热松着实震惊不已。他也一下瘫坐在雪地上,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该如何安慰父亲。

“孩子,我这次找你回来,并不是要让你真的学会打猎,而是要告诉你,你是一个鄂伦春人,你是猎民之子,你必须知道,你的祖先们是怎样生活的。”

“鄂伦春人没有文字,我们的文化只能口口相传。我真担心,一旦离开山林,我们的狩猎文化就要消失。”说着阿什库流下了哀伤的眼泪。

乌热松这时才突然明白,他们进山前的河口平地上,那一排排崭新的房屋就是鄂伦春人新的归宿……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现在,鄂伦春人早已在山下过起了新的生活,乌热松回到家乡兴建的鄂伦春博物馆也落成了。父亲阿什库那支老旧的俄式“别勒弹克”猎枪也摆在了博物馆里供人欣赏。

尽管阿什库8年前永久地休息了,但他的一些话乌热松至今仍记得。他说:“鄂伦春猎手打到猎物,要尽可能多地分割给大家享用,如此才是合格的猎手。”现在,乌热松只想将鄂伦春人世代相传的狩猎文化和自然法则与更多的人分享。他想让年轻的人们知道,他们的祖先是靠什么站在了兴安岭的群山之巅。

(作者系通辽市科尔沁区第一人民医院职工)

 

年鉴刊物录入:地方志信息化中心03    责任编辑:地方志信息化中心03 
  • 上一个年鉴刊物:

  • 下一个年鉴刊物:
  • Copyright www.nmgqq.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号自治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 邮编:010098 电话:(0471)5222625
    备案序号:蒙ICP备05003250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传星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