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区情网
您在: 内蒙古区情网 >> 年鉴刊物 >> 刊物 >> 内蒙古史志2005年 >> 第六期 >>
 
(史海钩沉)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头颅重见天日
作者:郝文强    年鉴刊物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233    更新时间:2011-4-14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60年前中华民族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取得了近代100年来抗击外族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就在这时,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失踪62年的头颅,被沈阳军区的一位军人发现了!

    头颅的发现者、赵尚志的亲属和抗联老战士,邀请黑龙江有关文史、考古和医学专家,采用多种科学方法对颅骨进行了全方位的鉴定,在初步认定的基础上,又将颅骨送到国家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最终得到权威认定:确系赵尚志颅骨!2005年5月25日,赵尚志颅骨送公安部鉴定的委托单位哈尔滨市委宣传部,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鉴定文书寄给沈阳军区政治部,并对沈阳军区发现著名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烈士的头颅表示衷心感谢。

  1、英雄赵尚志之死

    赵尚志(1908~1942年),辽宁省朝阳人,著名抗日将领。1925年入黄埔军校学习。1926年“中山舰事件”之后赴东北工作。后被捕入狱。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被营救出狱。1932年初,开始负责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军委工作,曾经与杨靖宇一起工作过。1933年10月,任珠河抗日游击队队长。1934年2月起,历任东北抗日联军司令、抗日游击队哈东支队司令、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军长等职。1942年2月12日,在率部袭击梧桐警察分驻所的战斗中被内奸打伤,受伤昏迷后被逮捕牺牲。

    作为东北抗联的主要创建人和领导人,“赵尚志”这三个字曾让日本关东军闻风丧胆,寝食难安。“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是关东军发出的无奈而又钦佩的感慨。日本关东军曾重金悬赏:谁捉住赵尚志,以“一两骨头一两金,一两肉一两银”来论价。

    抗联老战士李敏介绍说:“赵尚志是个小个子,骁勇善战,从拉出7个人和1挺机关枪起家,3年间发展成6 000多人的抗联第三军,并很快成为主要领导人。赵尚志是在一次战斗中被叛徒出卖,被捕后被日本鬼子杀害的。”

    赵尚志牺牲时年仅34岁。1942年2月17日,伪“三江省”接到伪满军政部尽快将赵尚志遗体运往新京(今长春)的密令。次日上午,田井久二郎和东城政雄亲自监押赵尚志的遗体,先到伪“三江省”省会佳木斯。在等候伪满军政部派飞机期间,他们发现赵尚志的遗体已经有些解冻,身上的枪伤也开始腐烂。田井久二郎和东城政雄等人当即将赵尚志的头颅用钢锯锯下,然后派人在城外的松花江冰面上凿了一个冰窟窿,将遗体投进松花江中。2月25日,长春伪满军政部派来了专机,田井久二郎和东城政雄亲自护送已经装进一只特制木匣里的赵尚志头颅,从佳木斯飞往长春。赵尚志的头颅运到长春后,便下落不明。

  2、两次寻找烈士的头颅

  中共东北局曾两次寻找过抗联英雄赵尚志的头颅:

    (1)、第一次是1945年10月,当年抗联领导人之一、时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兼苏军长春警备副司令的周保中来到战后的长春时,对苏军总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尽快在这座城市里寻找老战友杨靖宇和赵尚志的遗骸!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立刻向苏军驻长春总部下达了命令:“杨靖宇、赵尚志不仅是中国人的骄傲,也是世界所有反法西斯正义力量的骄傲。我们一定要全力协助周将军,寻找到杨靖宇和赵尚志的头颅。”当时苏军驻长春参谋长安德烈耶夫上将曾派出5个苏军支队,对长春“伪帝宫”和“八大处”等日伪盘踞地点进行了数次搜索,可是,当苏军对所有可能隐匿安放杨靖宇、赵尚志头颅的地下室、军用仓库、秘密档案室一一搜索后,并没有找到这几位烈士的头颅。1948年3月初,我地下党在占领的长春医学院的一间地下室里发现了三个大玻璃瓶子,其中有抗联将领杨靖宇、陈翰章的头颅和抗联战士常基隆的心脏,但赵尚志的头颅仍杳无踪迹。有关赵尚志头颅的下落,众说纷坛。为了寻找这颗头颅,当年还牺牲了两个地下党。

  后来国民党军队接管了长春,东北局寻找杨靖宇、赵尚志头颅的工作不得不中断了。

    (2)、第二次是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解放了长春,陈云亲自给东北民主联军政治部主任陈正人交待:“前番周保中没有找到杨靖宇和赵尚志同志的遗骨,现在我军解放了长春,还要继续寻找。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找到,因为东北老百姓都怀念他们,将来建国以后也好供后人瞻仰。”

    陈正人接受任务后,亲自率领政治部工作人员在长春几个重点地区进行查询、搜索。他特别注意搜寻日本关东军在长春几家军用医院和敌伪监狱里的医疗室。遗憾的是,由于东北战事又趋紧张,不久我军便奉命撒出了长春。第二次搜索杨靖宇、赵尚志遗骸的任务又告夭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的党史研究部门和文物管理单位,一直都在努力地寻找赵尚志烈士的头颅。但谁也不知道赵尚志的头颅在由佳木斯运往长春以后,日本关东军和伪满军政部是如何处理的。赵尚志烈士头颅的下落从此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谜!

  3、英雄遗首一寻几十年  日本友人提供线索

    1987年初,寻找赵尚志头颅之事突然有了转机。一位从事战争史研究的日本女学者山崎枝子从日本东京来到黑龙江佳木斯,亲自去梧桐河察看了赵尚志牺牲的地方。山崎枝子是一位对中国友好、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正义学者。在哈尔滨期间,她采访了李敏。李敏向她讲述了赵尚志牺牲和头颅失踪的经过。她对山崎枝子说:“能否请您协助找一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我们知道头颅被送到了长春,据说,关东军的医务军把它泡在福尔马林药水里,转送到了日本。”

    山崎枝子从李敏那里了解到:赵尚志烈士在梧桐河殉国后,直接策划杀害赵尚志烈士的田井久二郎和东城政雄在日本投降后曾被苏联红军逮捕,辗转到苏联赤塔囚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联将两人引渡给中国。他们在辽宁省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多年后,均于1963年被中国政府特赦送回日本。

    山崎枝子回到日本后,很快了解到东城政雄仍然活着的消息,并于1987年2月8日会见了年已75岁的东城政雄。据东城政雄说,当年策划杀害赵尚志的另一主凶田井久二郎,早在从中国返回日本后不久就病死了。东城政雄对那桩数十年前自己犯下的罪行仍然记忆犹新,他告诉山崎枝子:赵尚志烈士的头颅是他和田井从冰封雪裹的佳木斯,乘一架日本战斗机运往长春的。当时佳木斯的气温在零下40摄氏度,所以飞机起飞前赵尚志的头颅是冰冻着的,被放置在一只特制的小木匣里。由于那架日本飞机中途在哈尔滨落地加油,又吃了午饭才起飞,以致中间耽搁了几个小时。当飞机在长春大房身机场降落的时候,东城政雄发现赵尚志冰冻着的头颅已经开始解冻。赵尚志牺牲后,烈士怒目圆睁:被割下头颅以后,烈士的两只眼睛依然怒目而视。可是,飞临长春以后,烈士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东城政雄说,由于伪满军政部内的气温高,加之赵尚志的头颅没有进行防腐处理,已经有血水渗出。赵尚志的头颅在伪满军政办公室里又存放了3天。当伪满军政大臣于芷山和一群日本军官亲自查验时,头颅已经散发出腐烂的气味。当时,日本关东军准备将赵尚志的头颅公开示众,然后密封保存,与杨靖宇、陈翰章等烈士的头颅一样,伺机运往日本,以炫耀武力占据中国满洲的赫赫战果。但是,由于赵尚志的头颅在没有进行药物浸泡之前就发生变化,保存已不可能。所以,经于芷山请示关东军总司令部,决定将烈士的头颅焚烧灭迹。

    就在准备焚烧时,有一位僧人及时赶到了。他的名字叫炎虚,是长春市般若寺的住持,当年在伪满新京德高望重。日本关东军总司令梅津美治郎信奉佛教,多次去般若寺拜见这位僧人。所以,当炎虚法师听说为抗日捐躯的赵尚志烈士的头颅将要被焚毁时,便亲自出面请求将赵尚志的这颗头颅掩埋在般若寺内。关东军最高司令官居然对炎虚的要求破例允许了。东城政雄说,赵尚志烈士的头颅运到般若寺后是否被马上掩埋,还是被这位同情抗日志士的高僧供奉深藏,后情均一无所知。

    山崎枝子当时在哈尔滨采访李敏时,陪同的翻译是黑龙江省中共党史专家金宇钟先生。1987年2月13日,山崎枝子将东城政雄提供的情况,写信告诉了李敏和党史专家金宇钟。事后,李敏两次来到般若寺,金宇钟以及长春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同志,也多次去般若寺寻找赵尚志头颅。但光阴荏苒,当年供奉和藏匿赵尚志烈士头颅的炎虚法师早已作古。对于赵尚志烈士的头颅究竟掩埋在这座寺院的何处,般若寺现在的僧人均不知详情。

    1987年冬天,一位从事战争史研究的日本女学者林郁,从日本东京来到黑龙江省佳木斯,亲自去梧桐河察看了赵尚志牺牲的地方。在哈尔滨期间,她采访了抗联老战士李敏。李敏向她讲述了曾多次到长春般若寺寻找赵尚志头颅的经过。

  林郁女士回到日本后,采访了谋杀赵尚志的执行者东城政雄。林郁女士写到:东城虽然已经76岁,记忆力却相当好。他严肃地说:我现在深深地反省着自己,策划并实施了谋杀赵尚志计划的是我。他说希望能把赵尚志的头颅送回北方———那是赵尚志为了解放而献出生命的地方

  4、重走抗联路  寻访健在的抗联老战士

  重走抗联之路,寻访健在的抗联老战士,让抗联的精神永远激励后人,以告慰牺牲英烈们的愿望。

  现已99岁高龄的抗联老战士、当年担任中共宁安县委书记的田仲樵老人,在哈尔滨的一家医院里一边打着吊瓶,一边讲述:她为保全更多的抗联领导不致被捕枪杀,巧妙设计并借敌之手,杀掉了在我党内身居高位但已叛变投敌的自己的丈夫……。就是这位当年的女英雄,亲赴南满抗日游击队驻地,与杨靖宇将军接过头;也就是这位女英雄在抗日斗争艰苦的岁月里,与赵尚志、周保中等将军们谋划过发动群众粉碎日伪集团屯并户、支援抗联的大事。

  88岁高龄的原黑龙江省省长、抗联老战士陈雷身患重病,说话困难,但仍以“谢谢”二字代表了老抗联战士的全部心声。夫人李敏女士也是抗联老战士,和我们谈起战争岁月,尤其是对当年战斗场面、根据地老区人民支援抗联部队、赵尚志将军大无畏英雄主义精神和抗联将士们可歌可泣英雄业绩等如数家珍,侃侃而谈。多年来,她不顾自己的高龄,不仅亲自下去走访、搜集、整理抗联史料,而且为了教育后人,亲自发起组织了“东北抗联精神宣传小分队”,坚持上大专院校、企事业单位、军营等巡回演出,向人们讲述当年抗联英雄们可歌可泣、英勇奋斗的事迹,宣场爱国主义精神。

  “死也要死在祖国,死也要死在东北的抗日战场上”,这是赵尚志生前在当时的苏联境内说的一句话,赵尚志将军“虽九死而不悔”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抗日战将、民族英雄的光辉形象跃然眼前。

  原中纪委副书记、抗联老战士韩光老人也曾觉悟地讲道:“都已经到了1942年了,赵尚志不应该死啊!”老人家的感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韩光老人与赵尚志、杨靖宇等这些抗联将领们的生死情谊是永远也割舍不断的。当年曾以“小孟”的化名担当省委巡视员的韩光,时常是冒着生命危险,奔波于中共满洲省委驻地哈尔滨以及南满、北满抗日根据地之间,巡视工作和传递情报。

  5、日本老兵供述谋害赵尚志全过程

  1954年6月,作为抚顺战犯管理所舍监号353号的日本战犯东城政雄首次交待自己参与谋杀赵尚志的经过,并附有揭发原伪兴山警察署长田井久二郎罪行的书面材料。两年后,田井久二郎也提交了《赵尚志将军谋杀事件供述书》,坦白交待了谋杀赵尚志的全部过程,“我身为署长,应负命令指挥责任,因为谋杀赵尚志有功,而取得了奖状和勋章,我承认全部事实,向中国人民谢罪……”。

  东城政雄提交的忏悔书中这样写道:1942年2月12日晚上举行了庆功宴会。第二天早晨,用汽车把赵尚志的遗体运到佳木斯警务厅了。又过了几天,县里给田井署长来电话说:“为了写好给中央的报告书,请你到县里来一趟。”这就是说,写给中央的报告,是由县警察署长、特务股长、省警察股长、特务股长合议写出,我起草的报告书就没用。可过了一周,我接到省里一个电话:“带着赵尚志的首级,马上乘飞机到新京的治安部警备司来!”在佳木斯飞机场,起草报告的几个人把报告书和装着赵尚志头颅的白木箱交给了我。到新京后,伪满治安部大臣于芷山接见了我。后来听说,赵将军的头颅,被埋到新京市内的护国般若寺里。

  6、一位军人的惊人发现———英雄头骨终见天日

  2004年6月1日。一位军人走进了位于长春市中心的般若寺。

  这位军人叫姜宝才,是沈阳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编导,一位长期致力于东北抗联题材创作的作家。他当时正在与长春电影制片厂导演李俊岩合作,组织拍摄一部反映东北抗联题材的大型文献片《东北抗联》。为了将那段长达14年的悲壮的东北抗联历史充分反映出来,几年中,姜宝才的足迹遍及整个东北抗日战场,采访了众多的抗联老战士和其他历史见证人,积累了大量重要的第一手史料。和许多人一样,他也一直苦苦寻觅着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失踪的头颅。

  在寺院,姜宝才向僧人们打听有关赵尚志头颅的情况。一个名叫释果慈的僧人告诉他,赵尚志的头颅埋没埋在这里不知道,但昨天寺院修缮围墙时,几个民工在后院北墙下挖出了一个无名头颅。姜宝才心里陡然一紧,马上问现在头颅在哪儿?释果慈说,头颅挖出后,他进行了超度,并于当天下午埋到了长春市远郊的净月潭公园山坡上。姜宝才当即请释果慈带他找到正在寺院内干活的民工。挖出头颅的民工叫李和,40多岁,是吉林省榆树县人。他向姜宝才讲述了昨天施工时,他们在离墙根10公分远、离地面50公分深的地下发现无名头颅的经过。

  姜宝才还了解到,这个寺院是1928年动工,1931年落成,是伪满洲国的护国寺。他感到,这个寺院外人不能随便进来,说明这个头颅不大可能是社会上的;再者,这个头颅颅骨泛黄,说明埋的年头比较长;关键一点就是,孤零零的一个头颅深埋在墙根下,与东城正雄交待的赵尚志的头颅埋在这个寺院的事实吻合。姜宝才内心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可能就是赵尚志失踪62年的头颅。于是,姜宝才将此事迅速告知了远在哈尔滨的抗联老战士、赵尚志的老部下、曾任黑龙江省省长的陈雷及夫人李敏。

  6月2日下午3点,在僧人释果慈的引领下,姜宝才、《东北抗联》摄制组成员李俊杰和从哈尔滨赶来的李敏以及赵尚志的两个外甥李龙、李明一行人来到长春市远郊的净月潭公园。他们在僧人的带领下,在林中山坡里绕来绕去,据释果慈讲,头颅埋葬地,那凸出的小土堆高度面积,也只是洗脸盆一般大小,天公作美,一场小雨也会把这处于山坡的小土堆冲毁而且痕迹荡然无存。在山坡上一片遮天蔽日的松林中,找到了头颅的掩埋地。

  当大家正想动手挖土时,释果慈却阻拦说,要择日起坟。大家的表情顿时由激动转为凝重,赵尚志的亲属问姜宝才怎么办,宝才灵机一动说:这样吧,一天没吃饭了,先去吃饭吧!

  随即,他们一行人又返回了市内般若寺附近的一家斋店,吃了斋饭后,将释果慈送回了般若寺,在寺院门前,李敏、姜宝才、李俊杰、李龙等踌躇一会儿,大家都有些心神不定,似乎都有了一种感觉,姜宝才提出立即返回净月潭,大家一拍即合,重返山上。

  像执行一次战斗任务一样,大家火速地返回了郊外的净月潭山中,又迅速地找到了头颅埋葬地。姜宝才、李俊杰和赵尚志亲属等人起灵,李敏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他们小心地刨开小土堆,看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用红布包裹着头颅。很快他们将那颗头颅起出,并精心地放进箱子里,然后用透明胶带封住。

  赵尚志亲属当场决定,暂时先把这颗头颅带回家中保管,待日后作进一步鉴定。

  7、科学的鉴定过程———英雄颅骨得到最后确认

  发现头颅之初,姜宝才凭感觉认定,这就是赵尚志的头颅。但理智告诉他,必须进行多学科的专家鉴定,让科学来说话。他的想法得到赵尚志亲属和李敏等人的一致赞同。

  为了进一步核实、鉴别这颗神秘头颅,几路人马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查阅档案、寻访当事人的工作。

  6月18日,他们邀请了黑龙江多位专家、学者,对头颅进行科学鉴定。脊椎动物研究专家、文物鉴定专家魏正一先生经过仔细研究,在鉴定书上写下这些文字:从头颅的特征看,此头颅为男性,死亡年龄在28~40岁之间。从颅骨的颜色、石化程度、风化程度等综合特征观察,其死亡和埋藏时间,估计有几十年历史。在左眼眶下部和左颧骨内侧有硬伤,为死者生前受伤并经几年自我修复所致。在左眼下部、鼻骨左侧,也有一处数毫米直径的近圆形痕迹,可能亦为生前受伤所致。黑龙江省公安厅主任法医师刘英坤等3名技术人员,也对头颅进行了鉴定:头颅为男性,年龄在35~40岁左右;身高162厘米(误差正负5厘米);左眼眶下缘中部有一陈旧性骨伤,系生前利器所致,左眼下有陈旧性骨伤修补痕迹;埋藏时间比较长,在数十年间。

  6月20日,具有多年考古和医学工作经验的李龙、李明兄弟十分欣喜地说出了:这就是我舅舅赵尚志。

  黑龙江省脊椎动物专家兼文物鉴定专家魏正一先生特意从黑龙江嘉荫县的恐龙考古现场赶回哈尔滨。他以一个科学家的严谨态度,向大家公布了鉴定结果:除牙床稍残,牙齿脱落外,基本完整,下颌骨缺口。从头颅的矢状缝、基底缝完全愈合,冠状缝和人字缝基本愈合,蝶顶缝、蝶颞缝愈合很差这些特征来看,估计死亡年龄在28~40岁之间。从额骨较明显向后倾斜、弧度均匀、眉弓发达、眶上缘较厚、枕骨大孔较大、枕外隆突发达等特征看,其性别为男性。从颅骨的颜色、石化程度、风化程度等综合特征观察,其死亡和埋葬时间,超过10年,估计有几十年的历史,但不到亚化石程度。

  在左眼眶下部和左颧骨内侧有硬化,为死者生前受伤并几年自我修复所致。在左眼下部,鼻骨左侧,也有一处数毫米直径的近圆形痕迹,可能亦为生前受伤所致。此外,颅顶有近期伤疤数处,可能为挖掘时利器造成。

  第二天公安刑侦部门的法医进行了医学鉴定。他们是专门从事刑事案件侦破的权威。他们在不知道任何背景的情况下,进行一种解开历史谜团的“侦破”。   

  所有的鉴定人,均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鉴定的,但结果都与史料记载基本吻合:赵尚志牺牲时34岁。1932年10月,在一次战斗中左眼眶下被弹片击伤,经过治疗,眼伤治愈。但左颧骨留下3块月牙形伤痕。在伪满档案和东城政雄的交待中,也明确记载赵尚志左眼下方有伤痕,通过量尸体,知道其身高为162厘米。同时,根据颅骨造型分析形成的电脑复原像,其相貌也得到了赵尚志的胞妹、赵尚志老部下陈雷及其夫人李敏等人的认可。

  从哈尔滨回到沈阳,姜宝才马上将赵尚志的头颅发现经过和专家的鉴定结果,向组织进行了汇报。7月20日,黑龙江省民政厅分别致函沈阳军区政治部和姜宝才,对沈阳军区在发现赵尚志头颅过程中所做的贡献表示感谢,同时为姜宝才同志请功。沈阳军区首长和政治部首长非常重视,认为鉴定准确,应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重大发现,对充实和丰富我国的抗战史,弘扬中华民族的抗战精神,具有重要意义。军区和政治部首长还指示机关有关部门,商请地方政府申报国家级鉴定,进一步对头颅进行最权威的科学认定。2004年9月,沈阳军区政治部正式致函黑龙江省民政厅,商请由黑龙江省协调国家有关部门,进行科学权威鉴定。同时,对头颅保护等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6月21日,法医的结论终于出来了。

  2004年11月24日,哈尔滨市委邀请赵尚志亲属、抗联老战士和头颅的发现者,共同将颅骨护送到北京,交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进行检验鉴定。12月3日和17日,公安部分别进行了人类学鉴定和颅像重合鉴定。人类学检验报告[(2004)公物证鉴字7994号]结果是:送检颅骨为男性,年龄为33.4岁,身高为162厘米。上述结果与档案资料所记载的赵尚志烈士的体质特征相符。送检颅骨所示的骨伤部位与历史文献记载的情况相符。鉴定人是主任法医师张继宗和副主任法医师田雪梅。颅像重合检验报告[(2004)公物证鉴字8336号]结果是:经重合检验发现,送检颅骨可检验部分上的标志点和赵尚志烈士照片上的标志点、标志线均能重合在标准范围内,颅骨与照片的形态轮廓曲线一致,曲线的距离(软组织厚度)在正常范围内,符合颅骨与照片出自同一人的条件。鉴定人是主任法医师张继宗、副主任法医师纪元,照相人是助理研究员陈平。

  看到公安部的权威鉴定,赵尚志的妹妹赵尚文哭了,抗联老战士李敏哭了,头颅发现者姜宝才也哭了……不!准确地说,大家在笑,因为这是一种最大的喜悦。引证古人的话这也算是红白喜事,把失踪了62年的亲人头颅找回来了,能说不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吗?将失踪62年的英雄头颅找回来,不能不说是民族的一桩幸事!后来,他们护送头颅赶往北京公安部物检鉴定中心为头颅作最后鉴定,鉴定结果也与黑龙江省有关专家的鉴定吻合。

  8、英魂终归何处

  自从赵尚志的头颅被发现并经过公安部的权威认定后,立即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反响,东三省的政府和人民都在积极争取英雄头颅的安葬资格,以作为爱国主义教育的资源。

  原黑龙江省省长陈雷和夫人李敏等东北抗联老战士,专门给哈尔滨市委主要领导写信,希望将英雄的头颅安置在哈尔滨,并建议在松花江边建造赵尚志纪念碑和纪念馆。头颅发现者也致函黑龙江省领导,认为“具有悠久历史和文化积淀的哈尔滨,应该接纳英雄,让英雄精神与英雄城市共存。如果将赵尚志的头颅安放在太阳岛上,而英雄的身体在松花江上,那就实现了英雄忠骨的合葬。可以说,松花江是英雄的肢体,而太阳岛就是英雄的头颅。”黑龙江省省委书记宋法棠、省长张左己都作了具体批示,责成省民政厅负责此项工作。黑龙江省民政厅和哈尔滨市委宣传部分别致函沈阳军区政治部和姜宝才,在表达谢意的同时,提出了在哈尔滨市厚葬英雄忠骨的意向,希望得到沈阳军区的支持,并拟制了安葬方案。

  吉林省长春市有关方面认为英雄的头颅已在长春埋藏了62年,理应将英雄头颅安葬于长春,他们正积极做争取工作。尚志市以该市由赵尚志的名字命名为由,也在主动争取。通化市建有杨靖宇的陵园,当地也希望将头颅安葬在通化,以实现抗联“南杨北赵”在当地“会师”。

  而赵尚志的故乡辽宁省朝阳市也当仁不让,盼望抗日英雄早日魂归故里。特别是赵尚志的妹妹赵尚文等27位亲属,在今年5月2日共同签名,一致同意赵尚志头颅回朝阳安葬。今年5月8日,朝阳市委向辽宁省委请示:建议争取赵尚志头颅回朝阳安葬和建设赵尚志烈士陵园等纪念设施。省委书记李克强和省长张文岳分别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民政部门加紧落实头颅安葬及相关事宜。省民政厅专门派考察组到朝阳市尚志乡实地考察建设烈士陵园的情况,并向国家民政部进行申报。5月27日,朝阳市专门派人到沈阳军区政治部,汇报朝阳人民盼望英雄头颅回归故里的恳切愿望和申请的准备工作,以及建设赵尚志烈士陵园的初步构想,并恳请沈阳军区给予大力支持。据了解,朝阳市委还成立了争取头颅回朝阳安葬领导小组,设专门办事机构落实这项工作。朝阳市委还决定,在6月2日赵尚志头颅发现一周年之际,举行大型纪念活动,同时成立朝阳市赵尚志研究会。

  赵尚志生于辽宁,战斗并牺牲于黑龙江,头颅埋藏并发现于吉林。可以说,东北大地,白山黑水,到处都留下了英雄抗日的足迹,赵尚志可以在东三省任何一个省份安葬。然而,最终哪个省、哪座城市有这个礼遇呢?这还是个未知数。

  希望抗日民族英雄的忠骨能够早日安息!

  (作者单位:内蒙古地方志办公室)

年鉴刊物录入:nmgszj    责任编辑:xiaozhang 
  • 上一个年鉴刊物:

  • 下一个年鉴刊物:
  • Copyright www.nmgqq.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号自治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 邮编:010098 电话:(0471)5222625
    备案序号:蒙ICP备05003250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传星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