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区情网
您在: 内蒙古区情网 >> 年鉴刊物 >> 刊物 >> 内蒙古史志2009年 >> 第一期 >>
 
(史海钩沉?)老庄与道(二)
作者:冯永林    年鉴刊物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793    更新时间:2011-4-14    

为就是治理天下,圣人治理天下,宽简仁慈,惜物爱民,轻徭薄赋,不与民争利。老子的仆人庚桑楚,精通老子的治国之道。居住在畏垒之山,是当地的长官。因为清闲无事,吏员离他而去。过了三年,畏垒大丰收,百姓们说,庚桑子刚来时,大家都觉得他怪怪的,不像个官。现在咱们日子虽然不宽裕,可一年下来还有余粮,庚桑子差不多算是圣人了吧!庚桑子不以为然地对弟子说:“我和你们没有啥不同,春华秋实,天道运行,大家顺其自然就行了。要感谢就感谢大自然吧。”这就是所谓的无为而治。(《庄子,庚桑楚》) 

在探讨了关于“道”的概念之后,接下来的问题是:玄奥而神奇的道是怎样作用于自然的?它又是如何启发人类智慧的?老子认为,天地间有四种伟大的力量,即道、天、地、王。前三者代表自然界的力量,后者代表人类的力量。四者的关系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第二十五章)“法”是效法、师从、学习的意思,即人类应当以天地为师,服从自然规律。道是天地的主宰,人类的行为必须合乎道。而道存在于自然之中。阴阳消息、日月交替、寒来暑往、四时循环,都是道在运行,没有任何力量能改变这一秩序。道主宰着世界,却从不自我表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庄子·知北游》)道善利物而不争,水也有这个特点,所以老子用水来比喻道:“上善若水。水善利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卑下),故几(接近于)于道。”(《老子》第八章)道是天地运动的本原,其作用无处不在。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拿出可信的实证)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庄子每下愈况的比喻,一方面是对不知大道的东郭子的调侃,另一方面在证明道的无所不在;斗转参横固然是道的体现,而象稊米、蝼蚁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又何尝不缘道而生而灭?况且在庄子看来,道只可以神会,不可以知(常识)接:“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庄子·知北游》)因为自然界奥妙无穷,所以道亦变化莫测,但万变不离其宗。出于天性,顺其自然,人与天地合一,就是得道。人与自然合一,才能出神入化,得心应手。“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倚,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牛乃庞然大物,使之骨肉分离,绝非易事。然而对庖丁而言,解牛如剖瓜斫枝,并不费力;一项繁杂的工作在庖丁手里,成了应节而舞的艺术表演。文惠君看得目瞪口呆,击掌叫绝:“嘻,善哉!技盖至此乎?”接下来是庖丁的精彩演讲:“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全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庄子·养生主》)庖丁的高明之处在于研究掌握了牛的骨骼结构和筋腱组织,然后“依乎天理、因其固然”,避实就虚,集中精力攻其要害,所以能够化繁为简,游刃有余。伯乐的学生九方皋相马,相中了骏马竞忘了马的牝牡和毛色,所谓得其骨相而略其皮毛,与庖丁的目无全牛异曲同工,都是抓住了事物的本质而忽略了表象,“以神遇而不以目视,”这就是天人合一,得道通神。

 

(作者: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调查研究室)

年鉴刊物录入:xiaozhang    责任编辑:xiaozhang 
  • 上一个年鉴刊物:

  • 下一个年鉴刊物:
  • Copyright www.nmgqq.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号自治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 邮编:010098 电话:(0471)5222625
    备案序号:蒙ICP备05003250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传星科技有限责任公司